当前位置:名溜书屋网 > 婚恋爱情 > 蚁恋

金皇冠里高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们几个看看近在眼前的金皇冠KTV,又看看那边拥挤的人群,最终我们没有战胜好奇心,走过去看了一下。

原来是为了迎接刘德华来合庐开演唱会造势宣传。此次活动的名字取得不单是个性,还胆大。叫寻找刘德华。无论你是形似还是神似,抑或歌声像都可以报名参加。在听过几个人唱过华仔的歌曲之后,自个儿也有想上去秀两把的冲动,看那些离华仔还远,离我倒很近的男女老少唱的都不知道哪里像刘德华,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幸好,我没有前去吼两嗓子,不然别人唱歌娱乐,我唱歌要人命了,总的来说,我理性占了感性的上风。

“哎,要不你也去唱一下?”小谭怂恿我道。

“我?呵呵,树要皮,我要脸。”,我说,“我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

“这怎么成了丢人现眼?你是80后还是08后啊?思想僵得老土,一把观音土。”涂平又来了。

“我2008后啊,呵呵。谢谢啊。”马不停蹄的对涂平表示感谢。

“我说的是1908年以后的,大帅哥。”涂平摇摇头,“这智商也能养儿?”

“不是,你可不要乱说,这怎么扯到我儿子身上了?”

“顺口溜啊,你连女朋友都没有过,怎么想要儿子哩?嗯?”

“那也不能说啊。”我不甘心道。

“好了,好了,看样子,你们还想吵架啊。”胡琴开始打圆场。

“你们还去不去K歌啊?在这听这么难听的歌。”小莉不满演唱者的水平。

“这儿不挺好的嘛,还免费欣赏。”我故意刁难道。

“你可以去死了。”小莉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扭过头就朝金皇冠走去,胡琴他们也跟着走了。我们耸了耸肩表示无奈。

“我不怕死,主要是我怕我死了小媳妇你要守*寡啊,还有大姐你,难道以后天天要你们去学古人讨活啊?真是的。”我嬉皮笑脸道。

“没事,你可以死,不是还有我嘛?哈哈。”涂平接着来招。

涂平的这句话杀伤力太强,以至于我无法招架,惹得一身鱼腥。小莉他们几个心里暗暗叫爽,那个舒服恐怕不亚于登上大蜀山山顶之后长长地一口气。

“你狠。”我实在找不到应付的话,就做起了“实话实说”。

“不会吧,一向以三寸不烂之舌打遍公司无敌手的鬼见愁也会低头?”胡琴也学会了借机“嘲笑”。

“嘿嘿,有时候男人也需要那一低头去制造温柔滴嘛。”我有条不紊的叙述。

小莉从口袋里掏出手竖起大拇指,暗暗地。我报以微笑以示回礼。这个时代,大学生多了,秩序也好,文化素质怎么的也有所进步嘛,哪能知识武装道德丧失呢?我可不想做一只“丧心病狂”的狗。那多无趣,那岂不是书也就真的念到狗肚子里了。

“你是男人了?”,涂平开始新一轮的进攻,“你不是没谈过恋爱的吗?”

“难道说你……”又开始了他的hui语。

金皇冠里的装潢还算可以,至少在我去过的这些家KTV当中是如此。进门是大厅,貌似古代的皇宫造型,中央是个大吧台,围成一圈,里面站着几个收银员。离吧台不远处有些桌子和椅子,供人休息。涂平拿出学生证开包厢,我们几个没事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休息,好好舒展一下走累了的腿。涂平这小子连在开包厢的时候,也不忘与收银员打情骂俏,想占占嘴上的便宜,最后得了便宜还卖乖。

“150元,请出示学生证。”收银员礼貌的说道。

“哦,给。”

“这是找你的50元。”收银员递给涂平50块。

“三克油啊!”涂平表现的非常真诚。

“不客气,这是你们的包厢单。”收银员继续说道。

这时,从某个地方冒出一服务员,微笑着对我们说你们好,请跟我来,我带你们去你们的包厢。说完就在前面开路了。我们像小时候的鹅跟在鹅妈妈身后般跟在这个服务员身后不觉得别扭,满心欢喜。穿过幽暗的走廊,转过几道弯便道了我们开的包厢,进去一看环境还不错,比较满意,金皇冠就是金皇冠,连服务员的微笑都像蒙拉丽莎。小谭和小莉两个人去买饮料和吃的了,我们三个就一个劲的坐在沙发上抱着话筒大声歌唱起来,准确的说,是我和涂平二人,胡琴只是坐在那里,像圣母一样欣赏我们唱。没想到胡琴真的不想唱歌,最后还是我们强烈要求她演唱一首拿手的歌,她才勉为其难的开了金嗓子,孰料她不开嗓子倒好一开嗓子,我的个乖乖,那声音仿佛蚊子似地嗡嗡。我们都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胡琴胡大姐一个人蚊子似地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由衷的钦佩。

“胡大姐,你不会以前也是这样唱歌的吧?”涂平终究是忍不住问了句。

“我,我一直是这样啊。”胡琴说,“我一般去KTV都是听别人唱歌的,我不唱。”

“啊?”小莉夸张的表情让人忍俊不禁。

“是的。”胡琴再次强调。

“我来点,我来点。”我听到涂平大唱之后就开始蠢蠢欲动,现在终于能够轮到我了,我当仁不让的抢着说。

小莉看我这么迫切的心情,一边放吃喝的一边说:“你去,你去,没人和你抢,唉。”

“谁要绿茶?”小谭大声喊。

“我。我不要。”涂平喊了这么一句。

“你不要,你喊什么?”

“逗你玩。”

“我骄傲。”涂平仿佛大师般又补了句。

我和小莉面面相觑,小莉仿佛是无语了。其实,我也无语了,被涂平弄得思绪还在火星,没收回来。

我们几个吃着,喝着。突然涂平唱起了《你是我的眼》——**迭起。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人们说的天空蓝是我记忆中那团白云背后的蓝天……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因为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我们被他的演唱所征服,被他的声音所震撼,都感觉他可以去参加快男了,说不定一下子就火了,就像李宇春。火到生活的极致,火到生命的灿烂。

“哎,你可以参加快男,真的。”小莉那眼神充满柔情,似水,似棉,似藕。

“是啊,是啊。”小谭紧接着补充道,生怕错过了发言的机会。

我和胡琴十分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三个人出演的话剧,或者说是音乐剧,又或者是其他的剧种。

“你那高音是怎么唱上去的啊?“小谭开始请教,看样子十分虚心。

“这个嘛,这个。”说着涂平手上便做出了捻钱的动作。

“不是吧,你也太小气了吧,你掉进钱眼里的野小子啊?”小谭腮帮子鼓鼓的。

“呵呵。”涂平脸上坏坏的笑。

笑着涂平涂大师开始手把手的教小谭学起了唱歌,嘴上吧唧吧唧的,吐沫星子或许在那个时候可以制造彩虹了。一会儿说,一会儿讲,一会儿唱,那场面那家伙是相当的。

不知道,涂大师怎么话锋一转,转到了我身上。

“哎,刘叶,你知道哪里可以学街舞吗?推荐几个。”

“靠,你还真能耐,和小谭说得好好的。怎么一说就说到我这了,你他妈的简直一人才,C国栋梁。”我一不小心露出了‘脏’字。

“我这叫东边日出西边雨。”涂平临了都不忘炫耀一下自己的文学素养。

“那我问你爱情是什么?婚姻又是什么?”我的思维跳跃的光怪陆离。

“草,你刘叶就是刘叶啊,强悍。”涂大师不愧是涂大师,一语双关。可惜我语文老师死得早,不然我想我语文水平怎么着也堪称韩寒,人称小四了。换句话说,如果我语文老师死得不早,我就是韩寒了。那么这个东方世界会出现的是神奇的我,上《时代》封面的就是我,腾讯企鹅也会免费为我开一博客,在C国这地大物博的国度也会出现爱我的刘叶迷,那幸福会觉得更多,更多。

美丽的错误是,虚幻,幻想。我终究是我,成不了韩寒,也不是郭敬明,无法写出那乱世的《三重门》,不能造出《梦里花落知多少》。

“刘叶,你也再来整一首??”小谭模仿涂大师说。

涂平听见小谭说出我小名的那两个字后笑的那叫个欢啊,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我家那灰子——宠物狗的名字。名字土得掉渣,却是叫的忒高兴。

“你笑什么?”小谭丈二摸不着头脑。

“没,没有啊,只是觉得很好笑,想笑。”涂平打马虎眼道。

小谭有点不相信,可是她知道她想从涂大师的嘴里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就不问了,自己一旁坐在思索去了。仿佛还自言自语——刘叶,wei哥,你也再来整一首这有什么不妥吗。满脸疑惑。也许这些人当中就只有我和涂平能够理解wei哥的含义。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小莉突然冷不丁的冒出一句:“男的提神的。”

我们几个再次怔到了,被小莉的勇敢击中心扉,难以抚平心里小莉所带来的冲击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你怎么知道的?”小谭红着脸。

“这有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需要了解就自然能够了解了,或道听途说,或博览群书,或欣赏艺术。”小莉反被小谭弄的咋暖还寒。

“是的。十八岁以后,我们自己负责,法律负责。”我赞同道。

“好,好,好。”涂平连说三个好,边拍手边说,“真乃是夫妻双双同台唱啊,哈哈。”

“你瞎说什么呢?”小莉狠狠的瞪了涂平一眼。

“没瞎说啊,本是同林鸟,相煎何太急哩。”我抓住时机,绝不放过。

“你……”小莉被我们气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哦,你们两个就别拿小莉开玩笑咯,穷开心。”胡琴像大姐姐似地照顾小莉。

我们唱到晚上6点多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唱到兴奋,HIGH到尽心,无法寻觅一个词来形容。手里拿着饮料,还一个劲的说刚刚谁唱的难听,谁谁唱的怎样,完全没有走出欢乐的森林,沉浸在那欢畅的时光里,画面像电影院里播放电影一样。在退出金皇冠的时候,服务人员送给我们几张晚场的优惠券,优惠券上写的的确挺便宜,就是太晚。他们同样是用那达芬奇画的微笑送我们出了门。我们也很感激,感激这儿的服务态度。俗话说的好,向服务要效益。我想这是有道理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偶像冰〕〔地球村全息岛〕〔总裁大人失忆妻〕〔做个鬼差有点难〕〔远古的遗留〕〔缘分这东西〕〔位面疯狂〕〔荒原二零二零〕〔网游之少侠玩游戏〕〔战神公主之邪皇你别跑〕〔银色平原〕〔漂泊的凌凌yi〕〔逍遥神化〕〔以父为名〕〔清味入骨相思绵〕〔她的梦乡〕〔穿越之幸福一生〕〔萌宝的倾城娘亲不好追〕〔关于青春的一些文字〕〔天使降临〕〔超神学院之盖伦传〕〔烟暖如梦〕〔三十三重天劫起〕〔星流逐梦之完美游侠〕〔一串紫色的风铃〕〔简笔画〕〔鸿雁传〕〔维黎塔的花园〕〔三流道士〕〔闪婚娇妻国民老公宠上瘾〕〔魔之大陆之魔法神师〕〔海妖未殇〕〔印生五元〕〔流年一梦余生相伴〕〔魔尊吴云上〕〔秘密王之痛〕〔我被开除的前前后后〕〔全球武能〕〔皇宮〕〔人类的罪恶〕〔末世之群星降〕〔你跑一个试试〕〔都市巅峰邪少〕〔植物大战僵尸2传〕〔断情愁〕〔超级天才养成系统〕〔未来新概念武器〕〔爱上大师兄〕〔学生故事〕〔乾坤之上〕〔赛尔号之黑夜迷途〕〔穿越之冥黎风云〕〔神虎啸清风〕〔重生之医妃无双〕〔葬神屠魔〕〔灼灼芳华步生劫〕〔落凡为圣〕〔网游之攻守兼备〕〔圣王降临之圣王传说〕〔大玄荒纪〕〔浪起还是浪落〕〔网游传说之龙翔天下〕〔部落冲突之超级变身器〕〔网游之骨灵〕〔魂生道〕〔王者荣耀之电竞传奇〕〔触目惊弦〕〔你我势不两立〕〔腾跃战纪〕〔我只喜欢呆在你身边〕〔龙少的娇妻〕〔蝶梦武侠〕〔梦中故事〕〔奇兵〕〔温暖你温暖全世界〕〔球者一生〕〔地以上全是天〕〔神秘梦幻岛〕〔梦想搭档〕〔不完美的梦你陪着我想〕〔幽冥剑之泪〕〔位面夺运争锋〕〔熊出没之大结局〕〔言下之意〕〔苍古神恋〕〔迟钝王爷的追妻路〕〔怀煊〕〔没有国界的战争〕〔三公主的童话王国〕〔六道之殇〕〔异世梦魇〕〔罗刹修罗诀〕〔末日新生时代〕〔幽君〕〔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离婚记〕〔逍遥修行者〕〔乱碧萋萋春如归〕〔诚与信〕〔受难记〕〔南北朝陈国传〕〔至尊坑货系统〕〔世界末日之上〕〔紫弘天尊〕〔穿透〕〔京门地铁5号线〕〔时间维度之异时空风云〕〔仗剑为君试天下〕〔在残酷的世界里骄傲的活着〕〔少年狂梦〕〔邪仙当道〕〔至尊红莲逆天三小姐〕〔爱恨情仇之黑玫瑰〕〔神升升级系统〕〔楼棂日记之怨灵〕〔梦闪〕〔天使开天〕〔惑世毒医〕〔墨染青丝染流年〕〔修真系统用爱发电
最新入库小说:
集万宠于一身〕〔神坑穿越瓦罗兰〕〔灵律神界之悲城〕〔石连草〕〔网游第二天堂〕〔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白鹿归〕〔末世兽都〕〔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冰封炽热的世界〕〔盛宠毒妃五小姐〕〔EXO之你好鹿殿下〕〔杀戮之后爱意尚存〕〔敲响天际之门〕〔永寂山河〕〔凰绝之今妃昔比〕〔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夏娜同人系列〕〔温柔世子宠溺妃〕〔废土生存法则〕〔大时代战事〕〔穿越之最强幻师〕〔归时繁花尽流光〕〔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洛克王国之征途〕〔夜色镇迷案〕〔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蚁恋〕〔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娱乐圈之倾世妖娆〕〔凉凉的爱意〕〔妹妹是假少女〕〔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凰绝之今妃昔比〕〔囚爱之邪帝霸爱〕〔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三千纪元〕〔蚁恋〕〔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三千纪元〕〔花落的瞬间〕〔新夜半鬼叫门〕〔又是一年梨花似雪〕〔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白鹿归〕〔推倒相公〕〔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盗墓王者〕〔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嬴政秘史〕〔刀塔之小兵逆袭〕〔巅峰枪王〕〔网游第二天堂〕〔未央月影〕〔倾城落雪〕〔特工王妃驾到〕〔觉醒之天下为敌〕〔传说之下之时间线〕〔恶灵之刃〕〔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契约爱妻〕〔北武都尉司〕〔归时繁花尽流光〕〔血降〕〔永恒的长城〕〔重生之总裁请自重〕〔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神之迷域〕〔梅萼调〕〔人鱼公主你别跑〕〔神坑穿越瓦罗兰〕〔诡镇怪谈〕〔夏娜同人系列〕〔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网游之均衡天地〕〔灵律神界之悲城〕〔EXO之为爱起舞〕〔诡异童话〕〔赛尔号之雪舞暗夜〕〔诡异童话〕〔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恋与白起〕〔第二次的爱情〕〔我是太皇太后〕〔我是太皇太后〕〔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为你情深却浅缘〕〔魔兽世界编年史〕〔七日记〕〔起源方程式〕〔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为你情深却浅缘〕〔巅峰枪王〕〔恶灵之刃〕〔温柔世子宠溺妃〕〔山海不平隔云天〕〔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寻亲旅恋〕〔夏娜同人系列〕〔杂牌神算〕〔十年繁华依旧〕〔与心相连〕〔白日极夜〕〔倾城落雪〕〔恋与白起〕〔祸国小妖妃〕〔血夜黎明〕〔最强末日系统〕〔风琴雨夜〕〔傲娇总裁宠萌妻〕〔眉间轻点泪花妆〕〔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未央月影〕〔觉醒之天下为敌〕〔爆裂飞车之风之子〕〔苏苏营救计划〕〔敲响天际之门〕〔网游之重启战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