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名溜书屋网 > 婚恋爱情 > 蚁恋

姐弟的生命交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姐姐刘婷跟我不是真正的姐弟,而是名义上的。当初妈妈把我捡回来的时候,姐姐哭了整整一夜,说妈妈不爱她了把什么好吃的都给弟弟吃。这是姐姐告诉我的,妈妈不知道。但是姐姐非常懂事,从没有让妈妈操过心,学习每年拿奖状,而我则是每次发试卷回家都要被骂,爸爸气打一出来,忍不住要揍我,姐姐每次都是好言相劝我才能幸运的逃脱爸爸的魔棒。其实,我是很爱姐姐的,小时候我还和姐姐说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找一个像姐姐一样又漂亮又体贴的女孩子做老婆,姐姐每回都笑出泪来,说我傻。

回忆的画面,体贴的语言,让我不禁想起姐姐的脸。

“姐姐,你等等我。”我在姐姐的身后上气不接下气。

“你快点啊?小家伙。”姐姐露出脸上很好看的小酒窝。

我赖在地上不起来,姐姐跑在前面发现后面没声音了,扭过头来看看我在干嘛,一看没想到我坐在了地上,姐姐气鼓鼓的跑到我身边。有些生气的说道,“你干嘛啊,这么大了还坐在地上,还男子汉呢。”我不知道姐姐是在用激将法,一骨碌的从地上爬起来。

“谁说我不是男子汉了,啊?”我开始和姐姐辩论。

“就是你,就是你,你。”姐姐着重了后面的你字。

我初生不怕姐,眼珠睁得圆圆的像要突出来。

“你干嘛呢,小家伙?”姐姐看我可爱的样子,顿时先前的气就消了,笑着说,“你看看你那眼珠都要掉了,呵呵。”说完姐姐就大笑起来。

我不懂事,不知道姐姐笑什么,又有什么好笑的,我傻乎乎的看着姐姐笑,拽着自己的衣角问,“姐,你笑什么啊?”

姐姐被我这一问逗乐的不行,仿佛要笑岔了气。

我愈发郁闷,往前走去,不理会姐姐的笑。有时,小孩子的天真就是表现在某一瞬间,就像张冯喜,天才与天真就差一个字,而实际上差的距离有这从南二环至北二环。或者更远。

“喂,小家伙,干嘛呢,生气?”姐姐在身后推怂着我。

我使劲的往前掰过去不让姐姐得逞,但是由于人小力气小,最终被姐姐扭过身去。

“哎,小家伙,姐和你说话呢,还装着没听见是吧?待会儿回去告诉爸爸去说你不听话。”

我听见姐姐这话一出来我就吓得个半死,在家里我最怕的就是爸爸了,爸爸是那种说什么都能做的出来的男人,而对我要求又是特别严格的。记得有一次我没有听清爸爸说什么话就含糊的应付说不干,爸爸就朝我扔了个啤酒瓶。幸好我躲得快,才幸免遇难。

“啊,姐姐,好姐姐,你不要告诉爸爸我今天买吃的了啦,我不是也给你吃了嘛?”我几乎乞求了。

“姐姐拿到了砝码,还是最重要的筹码她哪里肯放下来。”姐姐就算是坏笑都是那么美。

“哎呀,好姐姐,求求你,求求了嘛。”我真的开始求姐姐不要回家告诉爸爸今天所发生的事。

姐姐被我求的没辙,想答应又不想。姐姐向来都是乖乖女,在爸妈眼里是,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而我则是人人恨不得唾弃的野孩子。

我被急哭了,哭的像抽经,一下,一下。“我知道,我是没人要的孩子,爸爸不喜欢,姐姐也不喜欢我。”我又开始一个小孩子的路程,边走边说。

姐姐不知道我会如此的情况,突然不知所措,跑到我跟前替我擦眼泪,安慰我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们都要你,都要你,你一辈子都是姐姐的好弟弟。永远。姐姐在说永远的时候声音特别重,仿佛这个永远马上会看见尽头。那个时候我却完全不知道姐姐是有病在身的。直到我上高二。

姐姐在病床上,眼泪哗哗的流仿佛不久就怕是要干涸的河床。我小心的拭擦着姐姐眼角及脸上的泪痕,迟迟不知道拿什么言语来劝慰,因为我从生物书上及电视里知道了姐姐的病是目前医学上来讲是完全治不好的。

系统性红斑狼疮是种罕见的疾病,是一种全身性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常累及各个系统,它会引起不同的并发症,它的结局是残酷的死亡。发病年龄多在青壮年,并且女性远远多于男性。经过这么时间的研究,却没有一个国家的科研人员对其病因有个正确说法,病因尚不清楚,可能与多种因素有关。也许是遗传,但爸爸妈妈都是非常健康的,或许感染、激素水平、环境因素、药物什么的,我们也不知道,束手无策。

原来一直是,姐姐在付出爱,而自己在等死。

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姐姐,眼泪止不住的流,爸妈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眼泪也是一直没有停过。

眼泪的掉落,代表着一个生命的逝去,或诞生。

见我们的眼泪都流个不停,姐姐坚持着坐了起来,对我们说:“爸,妈,小叶。你们不要难过。我们相遇了就是幸福,相遇的结果是平淡亦或很离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人是遇见了,也度过了这么多快乐时光。我也很感谢上天能让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我好想我们一直这样下去。”

“姐……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会的……”这是我自从记事以来第一次在姐姐面前无助的哭。

眼泪,承载着亲情。我想说,姐姐,如果可以,我愿意把我未来的日子里的所有幸福都交付给上苍,换你和我及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

我在心里问,问姐姐问天问地,好不好?

岁月静深,泪水渗情。

谁带走了姐姐的生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生活里的卒〕〔人类缩小术〕〔兵王小痞子〕〔医毒双绝纨绔王妃〕〔欲断魂〕〔危机世界一〕〔爱莉丝梦游仙境〕〔冲动的惩罚〕〔江楼翠微〕〔巴啦啦小魔仙之青春小魔仙〕〔回人生死契〕〔tfboys网络世界〕〔偏离档案〕〔暮云苍还〕〔虚实浮境〕〔王妃有毒之国师大人心尖宠〕〔洪荒太极〕〔玄龙冷情〕〔江湖之我的江湖〕〔修仙录之异界霸主〕〔我在异世界做强盗〕〔若有来生不再遇见〕〔绝世妖孽:腹黑双邪妃〕〔妖怪宝典〕〔创世之名〕〔剑击斜阳暮〕〔梅花落尽〕〔异世空灵〕〔某人的爱情生涯〕〔大道至圣〕〔天狼剑主〕〔人类之灭绝计划〕〔tfboys我的黑猫女友〕〔星王界〕〔始源召唤录〕〔十世笑红颜〕〔不灭王者〕〔冷之夜〕〔杀手在都市〕〔绝世宠妃冷王请住口〕〔重生之暗系少爷〕〔萌学园之光与暗〕〔觉醒之魂〕〔爱在轮回中〕〔辉煌岁月的故事〕〔网游之励剑争锋〕〔易碎琉璃泪千溟〕〔异界帝妃〕〔镜子世界奇葩行〕〔红莲步〕〔若能与你共渡风雨〕〔你在末路等我〕〔花开佛铃〕〔三十二岁年华正好〕〔太极无极〕〔时光隔海又似纱〕〔灵能者事件簿〕〔至强天才〕〔蔚蓝心海〕〔幻夜绝尘〕〔未必折磨〕〔上古弑神〕〔陪晴天穿过时光的长河〕〔我与雪儿的四天三夜〕〔小美机器人〕〔柠檬安好〕〔棂妤〕〔萌神恋爱学院第二季〕〔霸道王妃复仇路〕〔盘龙之大地〕〔尸魂之眼〕〔秦时明月之王侠之道〕〔冷梅独傲〕〔不靠谱的姻缘线〕〔烛灵〕〔冬日辰光〕〔我在人间卖后悔药〕〔大虞皇朝之卿恋〕〔天国的王朝〕〔记第一届黄金圣斗士〕〔梦之时空幻想〕〔沧笙醉〕〔羽落为殇〕〔鼠神约克〕〔万域大世界〕〔密客〕〔蓬生麻中〕〔最美的偏执〕〔为你失神〕〔TFBOYS之吸血鬼公主〕〔虚无破碎〕〔杀途偷道〕〔暮回半生繁花〕〔黄昏事件异闻录〕〔轮回前世今生之泪行千行〕〔错爱是苦亦是甜〕〔嘘我要成神〕〔王的替嫁妃王爷难伺候〕〔存活的每日都是奇迹〕〔愿为西南风〕〔希利亚学院〕〔青青子衿之云月吟〕〔网游之里世界〕〔短片悬疑故事〕〔江南演义〕〔剑道仙门〕〔无敌文之侯坤传历史篇〕〔快穿之反派大人么么哒〕〔乱史风云之恬夏舞霜〕〔请允许我爱上你〕〔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星际之驭兽天下〕〔被迫拯救异世界〕〔骨游记〕〔默葬爱〕〔莽荒志〕〔王子的疯宝贝儿〕〔重生之龙归大海〕〔河神大人求收养林路和镜玄〕〔陈年新鲜事儿
最新入库小说:
强宠小小姐〕〔菲花之梦〕〔网游之均衡天地〕〔大时代战事〕〔名侦探柯南续篇〕〔梅萼调〕〔血液羁绊〕〔不要再逃了〕〔江山如画与君共赏〕〔红颜乱之公主遗恨〕〔无忧城〕〔宇宙纵横〕〔永恒的长城〕〔傲娇总裁宠萌妻〕〔巅峰枪王〕〔嬴政秘史〕〔敲响天际之门〕〔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EXO之为爱起舞〕〔十年繁华依旧〕〔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巅峰枪王〕〔与心相连〕〔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夏娜同人系列〕〔EXO之为爱起舞〕〔特工王妃驾到〕〔二世奈何又逢君〕〔末日狂帝〕〔刻浊星逝〕〔彼岸可有花〕〔爆裂飞车之风之子〕〔最强末日系统〕〔无忧城〕〔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人鱼公主你别跑〕〔难遇〕〔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冰封炽热的世界〕〔沧澜锁卿魂〕〔嬴政秘史〕〔山海不平隔云天〕〔未来神话〕〔敲响天际之门〕〔炮哥小钢炮〕〔魔兽世界编年史〕〔腹黯霸蒂〕〔传说之下之时间线〕〔失忆大小姐〕〔玉喜〕〔归时繁花尽流光〕〔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网游之争王记〕〔落花下分开过〕〔永寂山河〕〔盛宠毒妃五小姐〕〔觉醒之天下为敌〕〔坏掉的流年〕〔凤舞九天必以长情〕〔夏娜同人系列〕〔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盗墓王者〕〔炮哥小钢炮〕〔眉间轻点泪花妆〕〔起源方程式〕〔温柔世子宠溺妃〕〔十年繁华依旧〕〔白日极夜〕〔最强末日系统〕〔三千纪元〕〔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又是一年梨花似雪〕〔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兽皮人的复仇〕〔集万宠于一身〕〔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血降〕〔蔷薇刺〕〔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囚爱之邪帝霸爱〕〔嬴政秘史〕〔腹黑总裁我以有约〕〔神之迷域〕〔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北武都尉司〕〔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网游第二天堂〕〔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EXO之为爱起舞〕〔网游之争王记〕〔开封有个哑娃娃〕〔我负子戴〕〔恶灵之刃〕〔花落的瞬间〕〔网游之均衡天地〕〔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娱乐圈之倾世妖娆〕〔婚不作祟〕〔兽皮人的复仇〕〔未央月影〕〔特工王妃驾到〕〔未来神话〕〔我是太皇太后〕〔三千纪元〕〔大时代战事〕〔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超时代:自由世界〕〔失乐泉〕〔年年岁岁声声慢〕〔超时代:自由世界〕〔家有妖医〕〔恋与白起〕〔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神之迷域〕〔末日狂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