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名溜书屋网 > 婚恋爱情 > 蚁恋

小情绪穿来穿去百花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开个玩笑嘛,致于这样吗?”涂平似乎不满。语气有些硬。

“那你就能这样开玩笑?”小莉追问道。

“开玩笑开玩笑,哪有开玩笑还注意开什么样的玩笑啊,再说我这样的玩笑过分吗?不过分吧,中国现在官场不就是这样吗,跟谈恋爱没区别,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

我都佩服涂大师好久了,两件不打噶的事他都能扯到一块去,还有理有据的。你找不出毛病来,即使找出来了感觉也是我们自己找抽的,像现在的小莉能以什么话还击呢,没有。

小莉咋舌了。想了半天还是那句人家出了车祸,你还能开玩笑?

小谭见状,一声袭喝,吃饭咯。快、快、快。边说边推搡着涂平往外走。

“好了,我们讨论这个都没意义,可明白滴,大大的哟西。”我也从里屋走了出来,心里还担心今天是不是又吃不到好菜呢。

“就是。”胡琴总是那么简单,几个字或几句将一些事付诸东流水。

“嗯。人家出了车祸我们要么怜悯要么感慨,我们能怎样,看到了又能如何?”我继续叙说劝导,“我们还不是无能为力?我们当前最重要的是如何挣钱,挣多多的钱。然后让身边的人幸福与快乐。你们那,唉,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走,走,快快上楼吃饭,不然又要重蹈覆辙就不好了,上去吃的都是残羹剩饭,多没意思。”胡琴这个时候也早从电台回来了,我们一伙人浩浩荡荡的往楼上磨蹭去。当走到五楼时,我们几个都学乖了放轻了脚步,轻轻地叩门,生怕惊了阴间的牛头马面似地。吃亏的是我们几个,敲了半天门没人来开,我们郁闷死了,涂平忍不住又拫了几下门才开,一看,对面的门也开了,我们心里默默祈祷不是来咒我们的,果不其然,不是咒我们的。只见对面的那个胖女人换了鞋下楼去了,手上拎着垃圾。

进了屋去,左看看右看看,没有见到四楼的小妹妹们上来,小莉夸张的拍了拍胸口。似乎还自言自语了几句。我对涂大师微微一笑,说,还没上来,呵呵。大师回眸一笑,我想吐。

烧饭的阿姨还在厨房里忙活着,不知道烧什么汤,是圆子呢,还是海带紫菜。我只能猜猜的份儿,就好比任何真相,在没有得到证明前都是在根据某些线索作出一个臆测。

“刚刚吓死我了,我以为那个阿姨又是出来骂我们的了。”说完小莉就笑了起来。

80后没什么好的,就是爱笑,女孩子还有爱笑的眼睛;男孩子则是脸上笑心里苦,因为什么都在涨,就连恋爱的成本都在涨,就甭提结婚了,今天,爱情在降级。据说2011年合庐的房价要更上一层楼,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怎一个唉字了得?

“我也是。”说完我们几个都说是,连一向镇定的涂大师都舒畅一笑,说我也是。这就说明我们都被那个该刮千刀的阿姨吓了一蹦。

“我就是说呢我怎么一敲门重了点他就出来了,弄得我都猜她是不是躲在门后偷听呢。呵呵。”涂大师说出了他的臆想,吓了我们一跳,我们都没有想那个老妇女是不是对我们免疫呢,涂大师居然能想到这,大师就是大师,无论是邪教的还是正派的。

我们几个从不同的地方将目光聚集在涂大师身上,涂大师都感觉脑门上有几圈光环了。

“你们干哈啊,这么看着我,我成小沈阳了?”涂大师疑惑的望着我们,扫了一圈。

“不是,你是赵本山大师,地球人都知道哈,你咋滴不明白呢?”我搞笑的让周围人笑呵呵的。

宛如仪从厨房隔壁的那间小屋走了出来,那也是她们几个人轮流值班睡的地方,里面有一张很小的床,女的睡倒还是可以的,若是睡个男的就有点够呛了。

“刘叶,你还真能搞笑啊,这你都能扯淡,唉,小女子佩服佩服。”

“如仪,那你可要以身相许哈?呵呵。”我带着调戏的口吻。

“死一边去。什么跟什么啊。我可承受不起你这刘大才子。折杀我的命。”严重的北方口音。宛如仪是北方人,亳州的,曹操的故乡,也是一个药都。

“我可不想早早丢了哀家性命,俺还要活个六、七十。人生无限精彩尽在年龄内。”看不出宛如仪一个中专生竟能说出如此豁达的话。一个博士也不见得就能说出如此大气的话来。学历,看来真的只是一张纸,一张索人初始命运的纸。它和能力是两码事,两码完全不同的事,你可以学历是没读过书的,但是你能力若是超常,你同样可以有修养有车有房;同样一个道理,也许你是博士后,但是你的人品完全可能是零。

人的三六九等,区别还是有的,除了富和穷。

见识多了,也就明白了,也许想想你就能够清楚世界。

没过多久,四楼的小姑娘就蹬大蹬的上楼来了,门外一片哗然,声声入耳。

开了门,关了窗。天气越来越冷,但是人一多呼出的二氧化碳顿时就能起到温室效应。冷也就只能是饭前饭中饭后的一点谈资了,聊天话题而已。

“哇,阿姨今天做了红烧鱼排骨啊?”惜丽推开厨房门看到阿姨在摆弄的菜肴惊讶道。仿佛好久没吃过这道菜了。

陆陆续续地她们几个就进了厨房将菜一个一个的端了出来,摆在桌子上。美味一下子飘散,飘进我们每个人的鼻孔,我偷偷咽了口唾沫,抵不住美食的诱惑。要不然也不去美食群里和群友探讨美食了,小时候就嘴馋。妈妈要我送粉给田里运牛的爷爷吃,我在送的路途中,边吃边走,到爷爷那里已经几剩不多了。爷爷看了后都开心的笑着骂我小馋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系统穿越之偶人无爱〕〔就与笙歌别满面〕〔竹夙〕〔血猎妖歌〕〔爱与原谅〕〔问仙山〕〔拿命去爱〕〔恣意是这般韵味〕〔美人业〕〔背箱人〕〔顾箐的乡下生活〕〔九惜尘殇狐中劫〕〔不愿再见到你〕〔变成男生了〕〔露心之湖〕〔我才不会跟着你呢〕〔极乐门〕〔霸道总裁欺压前妻〕〔黄黎〕〔高冷总裁追妻路漫漫〕〔重生之灵魂尽头〕〔都市之帝尊〕〔不普通人〕〔走进武林〕〔重生之盛宠无良妻〕〔兰亭曲〕〔仙道圣魔〕〔我的MR陈〕〔无限终结〕〔不仙记〕〔王爷坠羞衣〕〔我与她们的故事〕〔至天无上〕〔倾世蓝瞳戏天下〕〔逆之星〕〔萋萋馥郁〕〔夜半冥婚之鬼夫大人别过来〕〔古剑元圣〕〔有狐九尾〕〔阴阳逆乱之魂霸九天〕〔妖王爷〕〔中国网游第一人〕〔奢望来的绝望〕〔伊凡恋〕〔阿丸的海上冒险〕〔天机留行〕〔下一秒的悲伤〕〔仙命鏊锋〕〔许你一片星海〕〔神奇宝贝之瑟曦〕〔一见不钟晴〕〔芳华未老〕〔茗觞未了〕〔无敌灵师〕〔奇梦〕〔最终梦魇〕〔从小火龙开始的训练师之旅〕〔完全捏造已让律师处理〕〔体验电影世界〕〔仙神坍塌〕〔末世神级生活〕〔等待时间流过〕〔九血图〕〔辜负流年不负你〕〔绝色元素师帝尊狗粮慢点撒〕〔穿越的碰上重生的〕〔言家六小姐〕〔我有一颗电竞心〕〔逆袭腹黑妖孽出没〕〔大元名相〕〔TF之因为痛所以叫青春〕〔命运之骰〕〔主神空间之黑暗血光〕〔黑花惊梦〕〔梦魇帝王殇恋〕〔修真都市之神魔少年〕〔豪门总裁:明星妻子拽逆天〕〔昆仑有一仙〕〔背后总会有一个人等你〕〔噬天屠麟〕〔青丝如墨言如惑〕〔E时空游侠之旅〕〔雷焱之龙凤传奇〕〔凤御天下之透骨生香〕〔守护之伤〕〔妖恋人〕〔末日蔷薇〕〔刹剑典录〕〔寒影诀〕〔快穿之系统再见〕〔炎狱麟龙传〕〔风流大英雄〕〔神洲争霸之隋廷风云〕〔平凡的英雄〕〔龙珠之宇宙帝王〕〔盗墓鬼记〕〔EXO之逆袭娱乐圈〕〔云爵与皇爵〕〔倾世绝宠:小王妃饶命〕〔龟神记〕〔刀剑龙虎卷〕〔拉马特之战〕〔阴阳商人〕〔只是不爱你了〕〔神剑神域〕〔人生中不为人知的那些事〕〔自绎人生〕〔梅子青时节同你尽余生〕〔你是我的万灵神〕〔回忆的随想〕〔厥阴〕〔五科域〕〔世界未知与神秘学〕〔一宵冷雨山河碎〕〔痴心空负谁年少〕〔都市之寻武道〕〔开门大吉〕〔玄铭天尊〕〔荒之恋〕〔腹黑王爷独宠傲娇小冥妃
最新入库小说:
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集万宠于一身〕〔江山如画与君共赏〕〔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红颜乱之公主遗恨〕〔玉喜〕〔与心相连〕〔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白日极夜〕〔坏掉的流年〕〔网游之争王记〕〔山海不平隔云天〕〔名侦探柯南续篇〕〔不要再逃了〕〔温柔世子宠溺妃〕〔魔兽世界编年史〕〔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盛宠毒妃五小姐〕〔夏娜同人系列〕〔特工王妃驾到〕〔三千纪元〕〔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魔兽世界编年史〕〔年年岁岁声声慢〕〔传说之下之时间线〕〔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夏娜同人系列〕〔婚不作祟〕〔夜色镇迷案〕〔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EXO之为爱起舞〕〔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失乐泉〕〔超时代:自由世界〕〔星辰未落时〕〔炮哥小钢炮〕〔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巅峰枪王〕〔特工王妃驾到〕〔起源方程式〕〔无忧城〕〔冰封炽热的世界〕〔永恒的长城〕〔腹黯霸蒂〕〔归时繁花尽流光〕〔年华独白〕〔嬴政秘史〕〔傲娇总裁宠萌妻〕〔凤舞九天必以长情〕〔嬴政秘史〕〔EXO之为爱起舞〕〔兽皮人的复仇〕〔大时代战事〕〔彼岸可有花〕〔蔷薇刺〕〔失忆大小姐〕〔超时代:自由世界〕〔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爆裂飞车之风之子〕〔菲花之梦〕〔EXO之为爱起舞〕〔构世〕〔坏掉的流年〕〔末日狂帝〕〔沧澜锁卿魂〕〔诡异童话〕〔刻浊星逝〕〔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北武都尉司〕〔北武都尉司〕〔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起源方程式〕〔废土生存法则〕〔清钰岸〕〔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我负子戴〕〔网游之均衡天地〕〔腹黑总裁我以有约〕〔山海不平隔云天〕〔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未来神话〕〔恋与白起〕〔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嬴政秘史〕〔无忧城〕〔傲娇总裁宠萌妻〕〔神之迷域〕〔未来神话〕〔炮哥小钢炮〕〔未央月影〕〔觉醒之天下为敌〕〔花落的瞬间〕〔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末日狂帝〕〔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兽皮人的复仇〕〔眉间轻点泪花妆〕〔恶灵之刃〕〔敲响天际之门〕〔血降〕〔娱乐圈之倾世妖娆〕〔囚爱之邪帝霸爱〕〔大时代战事〕〔人鱼公主你别跑〕〔神之迷域〕〔网游第二天堂〕〔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新夜半鬼叫门〕〔清钰岸〕〔二世奈何又逢君〕〔最强末日系统〕〔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难遇〕〔又是一年梨花似雪〕〔强宠小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