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名溜书屋网 > 都市情缘 > 我负子戴

走出小山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夏日的烈阳,刺的人睁不开眼。

赵谣抬手挡住了双眼,指缝间流出泪,她分不清,那是刺的,还是痛的。

“妹子,上车了,晚了就赶不上去往省城的火车。”开着中巴车的小伙子从破碎的玻璃窗内探出头来,招呼赵谣上车。

赵谣胡乱的点头,手背飞快的抹了下眼睛,提起脚边的大布包爬上了车。

“姑娘,坐这里,你站那儿不稳,一会儿大伟刹车别给你摔了。”说话的是司机后面位置坐着的中年大叔,此时正一脸慈祥的看着赵谣。

“吴叔,没事,我扶的稳。”赵谣不好意思的笑笑,抓紧了一旁椅背。

她家里穷,今天坐这中巴车是妈妈提了一篮子鸡蛋给了吴叔家抵车费,她哪里好意思占了人家一个座位。

“不得事不得事,也坐不满。”吴叔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事,直接挑破了说,“你坐过来,叔跟你说说话。”

“叔虽然没去过大城市,到底也跑了半辈子车,见识还有点。”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赵谣便点了头,摇摇晃晃的移过去坐下。

“你一个姑娘家的,这去大城市的日子不好混啊!”吴叔一声长叹。

赵谣眼眸微垂。

她何尝不知道她走上了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可是,生活所迫,她只能迎难而上。

在她成长的这个小镇,他们家算的上困难户了。父母务农,收入微薄。家里三个小孩,她最大,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弟弟天生就是个聋哑人,如今十四岁了,还没有上过学。

至于妹妹……

想到那个十六岁的妹妹,赵谣闭了闭眼,不提也罢。

耳边,吴叔还在絮絮叨叨说着去到外面要如何如何保护自己,赵谣只是安静的听着,时不时应下一两句,却也不多说什么,人家一番好意,她懂。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她比一般孩子都要早熟,吴叔所交代的事,不用他说,她都明白。

可能见车里的气氛有些沉重,前面开车的大伟突然扭头插话,“妹子,你别听我爸吓唬你,外面的花花世界可漂亮着呢,你先去找找工作,等我把这开车的技术练好,也去大城市找活干。到时候咱俩还能有个照应。”

“啪”

吴叔伸长了胳膊一巴掌拍他后脑勺上,“好好开车,谁让你扭头的?你这技术还想到大城市找活干,就我们镇都没人敢收你。”

一旁的赵谣只听着声响都觉得疼,忍不住小声帮腔道:“大伟哥车开的挺好的。”

本来被打焉巴了大伟闻言乐了,立马道:“还是妹子你有眼光,这就叫那什么,对,叫慧眼识珠。”说着还兴奋的拍了下方向盘,突兀的喇叭声惊得一阵犬吠。

生怕又被招呼后脑勺,大伟急声大喊:“爸,爸,我错了,我好好开,会好好开的。”边说边缩起了脖子。

吴叔气乐了。

经大伟这一番插科打诨,赵谣的耳边清静了,吴叔不再给她灌输大城市的人心险恶,扭头与车内其他人说起了自己家这皮儿子。

中巴车一路摇摇晃晃,赵谣闭着眼睛靠在一旁,想着自己那些有的没的心思,再睁开眼,已经到了火车站。

Y城火车站。

赵谣提着大布包,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踏上了她人生的第一趟列车。

三个小时后,火车到达H市。

此时,太阳已西斜。

拒绝了无数个强行拉客的出租车司机,赵谣背着行囊,顺着人流走出车站。

“大妹!”

粗狂的嗓音,即便在那般嘈杂的环境,依然清晰的传入赵谣的耳里。

赵谣一喜,迎着声音看去,那熟悉的面容不正是她的舅舅!

那一刻,她彷徨无助的心终于有了一份安定,至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她不是一个人。

“舅,您怎么来了。”

“我怕你找不着地儿。”

“我找得到。”赵谣抿嘴笑,说着就摊开握了一路的左手,掌心里一张小纸条,已经被汗湿了。

赵谣愣了下,缩回手,不好意思的冲着舅舅笑,转了话题,不放心的开口,“舅,这个点厂里还没下班吧?您提前出来没事吗?”

赵谣的舅舅袁腾是化工厂的工人,每天上十二个小时的班,特别辛苦。

“没事儿,我跟组长请了假出来的,送了你回家就去,耽误不了多长时间。”袁腾不在意的摆摆手,从赵谣手中拿过大布包,“拎的什么啊,还挺沉。”

“我妈妈晒的干菜,还有一些腌菜,都是舅妈爱吃的。”

“就没有你舅爱吃的啊?”

赵谣轻笑,“您不爱吃这些。”除了这些,他们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这些也不是拿的出手的东西。

袁腾也笑,“可不是,小时候日子苦,可吃够了这些东西,你舅妈他们城里人,还好这一口,要是让她在我们老家生活个一年半载,看她还爱不爱吃这些个玩意儿。”

袁腾骑着摩托车来的,把大布包往后面一绑,载着赵谣往家赶。

摩托车跑的快,不过半个小时就到了赵谣舅家。

远远的赵谣就见她舅妈站在小区门口等。

赵谣的舅妈陈晨是H市本地人,一个温柔和善的女人,平日里对赵谣家也很上心,这次还是她给赵谣在城里找的工作。

“谣谣来了啊,路上还顺利吧?”陈晨上前拉住赵谣的手,亲切的关心道。

“嗯!”赵谣点头,随即不好意思的道:“舅妈,谣谣要在您家打扰一段时间了。”

十八岁正是敏感的年龄段,说出这话时,一种寄人篱下的羞耻感油然而生。

“你这丫头,说的什么话。到这儿就是到家了!以后啊,你就是舅妈的闺女,自己家的什么打扰不打扰,再有这样的说法,舅妈可要生气了。”陈晨知道小姑娘心思,板起脸来教育道。

赵谣抿了抿嘴,笑的乖巧,“谢谢舅妈。”

“一家人谢什么,不许说谢。”陈晨又教育。

“大妹怎么自在怎么来,别理你舅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快穿之致命美色〕〔战神联盟之月下魔术师〕〔月涣呈禾〕〔茅山后裔之青阳驱鬼录〕〔盗字诀〕〔暗窥〕〔轮回那场爱〕〔永恒也曾离开〕〔文曲双星传〕〔九幽洛图说〕〔山海宴〕〔承诺之爱之链〕〔养个皇上镇镇宅〕〔独拥天下却无你〕〔你眼里的光明〕〔穿越未来之群兽环伺〕〔霸道王妃之腹黑王爷〕〔木奇灵之毁灭与重生〕〔古剑破空〕〔丹心记汗青之司马迁传〕〔刀剑无情人多情〕〔魔帝灵妃〕〔王爷他图谋不轨〕〔凤舞九天一笑倾城〕〔浮生梦之命途〕〔有妻天降保管好〕〔地狱零界〕〔天国与王朝〕〔都市修仙王〕〔你活着我死都是快乐〕〔tfboys恋上一个盛夏〕〔听说笙歌诉说离肠〕〔一个人的成全〕〔太平令月〕〔青云伏天〕〔落泪成花〕〔芸芸天下生灵〕〔有个随身老爷爷怎么办〕〔幻世恩仇录〕〔舰狼〕〔重生之最强火法〕〔田南传〕〔时空错格〕〔乱世情侠〕〔死亡进度条〕〔网游之影王〕〔饭桶兼人渣〕〔第二十四号染色体〕〔EXO之如此幸运〕〔东北五善仙〕〔蝶谷修仙路〕〔快穿之哎呦我的男神〕〔噬修行〕〔夜寒修心〕〔虚古纪〕〔深蓝日记本〕〔某漫威的电击使〕〔魔之封〕〔红尘悲歌〕〔看不见你却可以感受到你〕〔君子有酒〕〔双溪好〕〔呆萌红线仙的寻爱记〕〔灵女之战〕〔网游之盗贼王〕〔一世倾城王妃别想逃〕〔二次接触〕〔映月飞霜〕〔紫卿傲作品〕〔麻辣爱情〕〔光神在都市〕〔穿越时空之爱恨情仇何时了〕〔换个角度看杨家〕〔死局〕〔星宇迹元〕〔等你爱我时可好〕〔就这样过完一生〕〔青云练气士〕〔灵能猎手〕〔鸣剑决〕〔重生之嫡女凤绝〕〔多情王爷的宠妻〕〔九劫花〕〔天埑〕〔夢噩〕〔邪道凡修〕〔圣衡宇宙之新时代〕〔血路觅仙途〕〔卧底之隐狼〕〔驭魂无双〕〔仙剑之复活灵儿〕〔芝加哥凝望记〕〔爱上小护士〕〔叶罗丽精灵梦之圣仙子〕〔庄梦系列之萧竹〕〔倩神珠〕〔最后的日子〕〔无趣物〕〔没存在过的和已经存在的〕〔心上有点白〕〔梦已逝:蓝颜〕〔真武魔神传〕〔宠物小精灵之夜兰〕〔穿越火线之超越极限〕〔弑天改道〕〔长凤鸣〕〔相思乡〕〔吾心归汝〕〔阴间警察〕〔岚幽都〕〔嫡仙梦语〕〔都市归来之无敌仙帝〕〔冷宫皇后逆袭记〕〔小扬随笔〕〔后宫只一人〕〔恐慌电影院〕〔月朗星明〕〔美丽只是幻觉〕〔夜色镇迷案〕〔末世就像在玩网游
最新入库小说:
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未来神话〕〔启征途〕〔未央月影〕〔冰封炽热的世界〕〔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专属于她的爱恋〕〔末世来临之末〕〔我是太皇太后〕〔魔兽世界编年史〕〔灵律神界之悲城〕〔网游之均衡天地〕〔三千纪元〕〔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失乐泉〕〔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刻浊星逝〕〔契约爱妻〕〔蚁恋〕〔眼中无泪心流泪〕〔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杂牌神算〕〔道士爷爷〕〔绯色断罪之人〕〔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灵律神界之悲城〕〔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古荒道月〕〔白日极夜〕〔网游第二天堂〕〔傲娇总裁宠萌妻〕〔白鹿归〕〔大时代战事〕〔祸国小妖妃〕〔古荒道月〕〔最强末日系统〕〔永恒的长城〕〔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最强末日系统〕〔清素若九秋之菊〕〔三千纪元〕〔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倾城落雪〕〔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盛宠毒妃五小姐〕〔落花下分开过〕〔敲响天际之门〕〔起源方程式〕〔废土生存法则〕〔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炮哥小钢炮〕〔戒不掉你的笑与酷〕〔伽蓝何处〕〔女巫恋上猫〕〔戒不掉你的笑与酷〕〔觉醒之天下为敌〕〔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网游之均衡天地〕〔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囚爱之邪帝霸爱〕〔洛克王国之征途〕〔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诡异童话〕〔杀戮之后爱意尚存〕〔三世千絮若迷离〕〔网游之争王记〕〔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网游第二天堂〕〔傲娇总裁宠萌妻〕〔巅峰枪王〕〔利刃侠〕〔末日狂帝〕〔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末世来临之末〕〔契约爱妻〕〔赛尔号之雪舞暗夜〕〔恶灵之刃〕〔蚁恋〕〔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废土生存法则〕〔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苍茫末世〕〔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恶灵之刃〕〔神之迷域〕〔血夜黎明〕〔魔兽世界编年史〕〔刻浊星逝〕〔倾城落雪〕〔神之迷域〕〔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我负子戴〕〔菲花之梦〕〔眉间轻点泪花妆〕〔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重生之总裁请自重〕〔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北武都尉司〕〔诡异童话〕〔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温柔世子宠溺妃〕〔巅峰枪王〕〔与心相连〕〔杂牌神算〕〔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网游之重启战魂〕〔永寂山河〕〔坏掉的流年〕〔白日极夜〕〔难遇〕〔爆裂飞车之风之子〕〔构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