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名溜书屋网 > 架空历史 > 又是一年梨花似雪

飞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阳春三月,正是好时节,将军府也迎来了一个好消息。宋将军和两个儿子已经在归来的路上,,家中一派喜气洋洋。

一大早清梨就和宋夫人等在门口,宋夫人整理了一番衣襟,扭头问清梨:“梨儿,娘穿的这件衣服如何?会不会太老气了?”清梨抿着嘴笑了笑,抬手搂着宋夫人的胳膊撒娇,“娘,你今天都已经问了女儿好多次了,你穿这件衣服端庄典雅,哪里老气了?”宋夫人宠溺的拍拍她的手,清梨很羡慕父母的这份感情,在这个三妻四妾很正常的世界里,她的父亲,那个看似粗枝大叶的将军对待妻子却言听计从,府上也只有母亲一个女子,纵使母亲是郡主,可以父亲的身份若是想要再纳几房妾室也是再正常不过了的,可他没有,或许是不愿意吧,她的父亲应当很爱母亲,在这样的世界这样的时代里,也不知道自己将来是否也能像母亲这样幸运遇到一个可以真心疼爱自己的男子,能遇到这样一生只忠于一人的男子实在太少了,不由得清梨不感叹。

宋夫人不住地像着城外的方向张望,已经辰时了,按理来说宋将军他们应该早就到了,怎么这会儿都还没到呢?清梨扭头吩咐风栀:“风栀,你去城外看看父亲他们这会儿到哪了?”风栀抱拳点头,答道:“是!”便转身离去,清梨安慰母亲,“娘,你先别着急,父亲和兄长应当是有什么事在路上耽搁了,肯定很快就会回来的。”宋夫人心里虽然着急,可看着女儿倒是比自己还沉稳一些,欣慰的笑了笑,“梨儿,娘不担心,娘只是许久没见你爹和你哥哥了,希望能快一点一家团聚,没事的。”清梨点点头,“女儿也想爹了。”清梨想起宋将军,面上一片柔和,宋将军是个很疼女儿的人,小的时候每次他在家就会带清梨出去逛街,还记得有一次花灯节,宋将军抱着她在外面疯玩了一晚上,她看上了一只很漂亮的八角琉璃灯,可那盏灯是店家的镇店之宝,不卖的,只因她说了一句她想要,她那不善言辞的爹跟店家讨了许久,清梨都看不下去了跑过去拉住他的手小声说道不要了,可宋将军只是揉揉她的头,对着她宠溺的笑了笑又去找店家讨要。最终店家耐不住父亲的软磨硬泡还是将八角琉璃灯卖给了他。清梨抱着灯笼过了好几天都不肯撒手,睡觉时非要把灯挂在床头才愿意睡。

“哒哒哒~”一阵马蹄声打断了清梨的回忆,清梨抬头一看,远处骑着大马一派威武的人可不正是她的父亲宋莫深吗?宋夫人远远看见自己的夫君骑着马过来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宋莫深马后跟着的是清梨的两个哥哥,宋青川和宋青琅,宋青川五官轮廓更像父亲,五官深邃,一双眼睛明亮锐利,剑眉入鬓,极为英俊,宋青琅长相偏像母亲,明眸皓齿,一双桃花眼生在男子身上原本有些轻佻的,可长在他身上却毫无违和感,只觉得此人俊美非常。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说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人了吧。宋莫深带着两个儿子到了将军府前跃身下马,宋夫人提起裙摆迎上去,皱着眉问道:“怎么这次去那么久?”宋莫深牵起妻子的手安慰道:“此番前去遇到些事,回头与你细说,我久不归家,倒是辛苦你了。”段明烟娇嗔的瞅了一眼宋莫深,“你倒还知道我辛苦,你过后若说不出什么理由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哈哈哈。”宋莫深爽朗的大笑起来,他妻子的性子他还是知道的,知道她这是在关心自己,心里十分高兴。扭头看见站在旁边的女儿,笑意越发的深了,拉着夫人走过去,抬手揉揉清梨的头发,“我此番出去给梨儿带了份礼物,待会儿吃过午膳让你兄长带你去看看。”清梨顺势抬手抱住宋莫深的手,“就知道爹最疼我了,谢谢爹。”宋青琅跟在父亲后面,突然伸手敲了敲清梨的脑袋,挑挑眉道:“只谢谢爹,不谢谢我?你的那份礼物要没我可还不一定能带回来呢?”清梨放开宋莫深的手,抬手揉揉自己被敲疼的脑袋,微微叹了口气,“谢谢二哥,二哥外出辛苦,娘特地吩咐厨房给你们准备了你们爱吃的菜,快进去吧,用完午膳带我去看我的礼物。”最后面的宋青川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一家人,满脸的笑意,他性格沉稳内敛,不善言辞,即便是和自己的家人大多时候也都是直接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清梨催着他们入府,自己却走在最后和宋青川并肩一同走着,“大哥,你们此番可是遇到了什么事?原先说好只去两个月的,可如今都过去大半年了。”宋青川垂下眸,若有所思,“倒没出什么事,南境周边都是一些小国翻不出什么大浪来,只是北境最近不是很太平,为了以防万一在边境待的时间长了些。”清梨愣了愣,有些疑惑,“北境?”青川点点头,“恩,木仓国发生了内乱,木仓先皇子嗣不多,只有七个皇子,可大部分都死在了战场之上,只剩下一个双腿残疾的五皇子,六皇子和尚年幼的七皇子,因此他去年病逝的时候传位给了最合适的六皇子,原本是顺理成章的事,可六皇子刚刚继位他的母妃淑兰皇贵妃便对外宣称六皇子是谋权篡位并非名正言顺,这个传闻只传了一段时间就销声匿迹了,原本想着只是谣传,可谁知前段时间木仓突然内乱,始作俑者正是淑兰皇贵妃,淑兰皇贵妃手持先木仓皇的兵符调集百万大军围城,六皇子带着禁军坚守木仓国都四个多月,淑兰皇贵妃始终攻不进城,最后六皇子为保全城百姓传令禁卫军放弃抵抗服毒自尽了,淑兰皇贵妃拥立年幼的七皇子上位。”清梨听完之后默不作声,半晌,她才缓缓开口,眼里说不是什么情绪,只是有些悲伤“我记得父亲曾经夸赞过木仓的六皇子,父亲很少夸人的。”宋青川点点头,惋惜的叹了口气,“木仓的六皇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了。”清梨忽然一笑,“好了,大哥,快走吧,不然一会儿好吃的都让二哥一个人吃光了。”一张脸上尽是这个年纪的女子该有的天真笑容,方才的那一缕感伤一扫而空,仿佛不曾出现过。宋青川也笑起来,拉着她边朝饭厅走去边轻声哼道:“嗯。”

午膳方毕,宋莫深和段明烟回自己园中小憩去了,清梨拉着两个兄长要去看礼物,宋青琅懒洋洋的被清梨拖着走,“你怎么那么心急?那礼物又跑不了。”清梨回头瞅他一眼,“爹说了让你用完午膳带我去看,现在可不就是用完午膳,我哪里心急了?”宋青琅抿唇一笑,“那行,你别拖着我,到底是你带我去看还是我带你去看?你知道礼物在哪吗就拖着我。”清梨顿住步子,回头一脸的谄媚,退回去几步给宋青琅捏肩,“二哥,好二哥,我知道你最疼我了,快带我去看看吧?”宋青琅挑挑眉梢,颇为受用,“这还差不多,行了,跟我来吧。”宋青琅带着清梨来到后院马厩,指了指马厩。清梨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片马厩中只有一匹白马,清梨走近一些,那白马形象矫健俊美,别具风姿,躯干壮实四肢修长,一看就知并非凡品。清梨回头看看宋青琅,宋青琅眯着眼看着白马,得意的说,“这马是大哥发现的,在一个山谷之间,看得出是匹好马,观察了许久,发现是无主之马,便将它带回来了。”清梨很是惊喜,她喜欢骑马,在马背上飞驰的时候会让她感觉到自由。心里高兴极了可嘴上却不饶宋青琅,“那也是大哥的功劳,怎么你这么得意?”宋青琅撇撇嘴,“大哥发现了马儿,可是这马性子烈得很,还是我亲自去驯的,你自己说谁的功劳大一些?”清梨回头看着宋青琅咯咯的笑起来,“你的功劳大些,我现在可以骑着它出去溜溜吗?”宋青琅点头“即是送给你的你想骑自然是可以的。”清梨开心的把白马从马厩中牵出来,那白马突然昂首嘶鸣,抬起两足,好像知道要带它出去似的极为兴奋,宋青川一声不响的走到另一片马厩,牵出自己的马,宋青琅自然知道自己大哥是怎么想的,那马性子烈,他怕清梨受伤,所以想要跟着,垂眸想了想,走过去扯了扯青川的衣服,趁清梨不注意将袖中的一个小瓶交给了青川,“看她脸色不好时让她服两粒。”青川抬头看一眼清梨的方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青琅这才走过去敲敲正围着白马转的清梨,“这马性子烈,你当心些,让大哥陪着你,别摔了。”清梨冲着他笑嘻嘻的点头,青琅回头看了一眼青川,确定没什么大问题才离开,清梨看着青川走远,牵着马儿往后门走去,宋青川默默跟上,方才他们只以为自己说的很小声,其实清梨听到了,清梨知道宋青琅是怕她骑马对她的心疾有影响,这么些年她很少发病,就好像已经完全好了似的,身边的人也慢慢放心了些,只有她这个二哥,无论去哪里身上总带着她心疾发作时要吃的药,从没忘记过。莫名的心里暖暖的,老天爷对她是真的好。

清梨和青川牵着马去了郊外,骑了一下午,临回家之前特意问青川要了药丸服了,青川看着乖巧服药的清梨,眼中满是怜惜,清梨服完药抬头看着宋青川,有些嗔怪的说,“还以为我没听到呢?你回去和他说我已经乖乖吃药了,让他别老那么担心,像个老妈子。”青川知道她说的是青琅,“青琅是关心你。”清梨点点头,皱着眉,有些难过的说:“我知道二哥关心我,可这些年我一直待在府里,因为这个病我连临江城都没出过,大哥,我不是金丝雀。”青川看着她委屈的小脸,心疼的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清梨眼珠一转,笑了笑,“不过有爹娘还有两个哥哥这么疼爱,就算是金丝雀我也当的开心。好了大哥,我们该回去了,对了,我还没给马儿取名字呢,取个什么名字好呢?”青川看了眼白马,一身的马鬃洁白无一丝杂毛,半天对着清梨说“飞雪。”清梨轻轻地念着“飞雪,飞雪,脚踏飞雪了无痕,好名字,就叫它飞雪好了。”

清梨和青川骑了一天马回到府中,正赶上晚膳,用完晚膳,清梨累了一天规规矩矩回自己园中休息去了。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睡的正香的时候,宋夫人悄悄来看她,惊醒了守夜的风栀,风栀手握长剑便要出鞘却看清了是宋夫人,悄悄的把剑放下,又退回了暗处,她今天一天都躲在暗处守着清梨,知道她累了一天,此刻应该是正熟睡,不知宋夫人半夜来是所为何事。不知道明天该不该告诉小姐今晚宋夫人来过?段明烟进了清梨的房间为她拉了拉被子,轻柔的抚着清梨的脸,轻声的自言自语,“这孩子,今天在外面可算是疯够了,这段时间没人陪你闹腾该是无聊了吧?一眨眼,你都十六了。”颇有感慨的叹了口气。“这个年龄,其他家的姑娘都做娘了。”段明烟深深的看清梨一眼,收回手退出房间,轻轻地合上房门,缓缓离去。睡梦中的清梨抿了抿嘴,睡的十分安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鬼王逆宠杀手妃〕〔琉璃珠花〕〔商海舵手〕〔狩猎之主〕〔奇形怪状样〕〔庸人自扰〕〔重生之河中沙之歌〕〔季风不归〕〔三次重生〕〔末日风神传说〕〔天下之问道〕〔独影成双〕〔重生子龙之纵横四海〕〔地狱列车站〕〔大都司〕〔末世天神使〕〔当归〕〔繁华落幕暗妖娆〕〔新婚小妾是个精〕〔新天使恶魔之爱恋〕〔租友〕〔帝返仙途〕〔白龙笔记〕〔九玄诀〕〔重生之流年商业天才〕〔三生恋之魔幻恋爱季〕〔快穿之美食改变人生〕〔莫免尚晚〕〔天道封神使〕〔从路过到遗忘〕〔腹黑帝国老公〕〔原本无天〕〔巅峰现〕〔炮哥小钢炮〕〔陆战之王〕〔武化〕〔都市三部曲之我曾经爱过你〕〔天才灵师帝君小心〕〔莉莉娜的秘密〕〔从那个春天开始〕〔末日塔主〕〔太古苍龙诀〕〔义枫〕〔白枫传〕〔神召唤师〕〔万古神修〕〔星耀传奇之剑神〕〔多重之超级热血〕〔世界有我真好〕〔素素安歌〕〔爱在江湖之相思剑〕〔徐墨〕〔神雕侠侣之风云再起〕〔佞臣孽姬〕〔伊人再见〕〔爱之灵魂〕〔忘不了对你的爱〕〔异灵界〕〔开心武盗团〕〔雾影无形〕〔神力觉醒之神魂者〕〔祭天符〕〔情系恶女〕〔天才是什么〕〔吞噬至尊〕〔赛妖仙〕〔与霸道鬼夫的约定〕〔囊日长生〕〔碎西镇〕〔生化之末日逃亡录〕〔梦游山海〕〔黑暗神魔传〕〔灵血觉醒〕〔逆神之行〕〔梦、愿你还记得我〕〔遇见七夜遇见我的奇迹青春〕〔冷面总裁请微笑〕〔长期契约〕〔网游之小贼偷生〕〔仙剑奇侠传之剑之痕〕〔涅槃之九界独尊〕〔伊甸王朝〕〔异星起源〕〔永恒的英雄王〕〔R科学脑洞〕〔神秘埃博拉〕〔春之恋情〕〔农民牧民〕〔他一直等她爱上他〕〔黎酥来袭〕〔修真界的一朵奇葩〕〔恶毒女配要逆袭〕〔〕〔沄中谁寄锦书来〕〔偷了她的光芒〕〔春风温柔山河〕〔重生之信息时代〕〔踏梦寻溪〕〔莫不邪何以邪〕〔季风微凉〕〔y形态宇宙〕〔忘情血剑〕〔末世狂生〕〔重生就成神〕〔毒道者〕〔苍穹之证〕〔我的彪悍人生啊〕〔圣域传说之圣战轮回〕〔永福的快乐生活〕〔落地的凤凰〕〔网游之双剑魔皇〕〔隐藏大佬〕〔我在校门口等你〕〔睛天〕〔平生锦华莫忧心〕〔神祗侦探社〕〔我在王者荣耀捡宝箱〕〔虞兮美人〕〔末日降临之何去何从〕〔希望降临之时
最新入库小说:
网游之重启战魂〕〔最强末日系统〕〔清钰岸〕〔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二世奈何又逢君〕〔凰绝之今妃昔比〕〔腹黑总裁我以有约〕〔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宇宙纵横〕〔构世〕〔年年岁岁声声慢〕〔末世桐苓〕〔神之迷域〕〔红颜乱之公主遗恨〕〔诡镇怪谈〕〔穿越APP〕〔我是太皇太后〕〔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名侦探柯南续篇〕〔夜色镇迷案〕〔走啊去捉鬼〕〔魔兽世界编年史〕〔带回一只女婴来〕〔赛尔号之碧瑶〕〔构世〕〔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新夜半鬼叫门〕〔道士爷爷〕〔网游之争王记〕〔三千纪元〕〔永恒的长城〕〔石连草〕〔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专属于她的爱恋〕〔妹妹是假少女〕〔末世兽都〕〔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春秋之恋红尘梦〕〔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花落的瞬间〕〔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囚爱之邪帝霸爱〕〔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契约爱妻〕〔女巫恋上猫〕〔神坑穿越瓦罗兰〕〔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炮哥小钢炮〕〔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永恒的长城〕〔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玉喜〕〔EXO之你好鹿殿下〕〔恋与白起〕〔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夜色镇迷案〕〔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觉醒之天下为敌〕〔神之迷域〕〔炮哥小钢炮〕〔彼岸可有花〕〔杂牌神算〕〔杂牌神算〕〔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推倒相公〕〔走啊去捉鬼〕〔温柔世子宠溺妃〕〔穿越APP〕〔血降〕〔恶灵之刃〕〔未来神话〕〔血液羁绊〕〔大时代战事〕〔玩世不恭小妖姬〕〔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腹黑总裁我以有约〕〔灵律神界之悲城〕〔我是太皇太后〕〔为你情深却浅缘〕〔敲响天际之门〕〔穿越之最强幻师〕〔万界崇凰〕〔又是一年梨花似雪〕〔灵律神界之悲城〕〔又是一年梨花似雪〕〔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兽皮人的复仇〕〔人鱼公主你别跑〕〔玩世不恭小妖姬〕〔三世千絮若迷离〕〔女巫恋上猫〕〔红颜乱之公主遗恨〕〔推倒相公〕〔袖了双手倾了天下〕〔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我是太皇太后〕〔玩世不恭小妖姬〕〔后洛神赋〕〔沧澜锁卿魂〕〔末世来临之末〕〔道士爷爷〕〔蔷薇刺〕〔总裁大人太温柔〕〔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三千纪元〕〔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梅萼调〕〔契约爱妻〕〔炮哥小钢炮〕〔启征途〕〔七日记〕〔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血降〕〔腹黯霸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