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名溜书屋网 > 架空历史 > 又是一年梨花似雪

宋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知为何,这几日清梨总觉得自己的母亲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就连父亲和两位兄长也有些奇怪,这日午膳后终于忍不住交代风栀无论如何要把宋青琅请到梨园来,清梨在梨园准备了宋青琅喜欢的点心和一壶上好的花雕酒,就等着宋青琅过来。过了大概半刻钟清梨看见宋青琅双手背在身后,腰间插着一把折扇,慵懒的朝着这边走过来,一副浪荡公子的样,清梨深深叹息,她娘美丽端庄,她爹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怎么会把二哥教成这副样子呢?瞧着大哥也不这样啊。

宋青琅走近一惊一乍的,“哎哟,这不是上次大哥出门的时候给你带回来的花雕吗?你平时宝贝的跟什么似的,今天怎么舍得拿出来了,我老远就闻到酒香了。”边说边坐到清梨对面,一点都不客气的拿起一块点心往嘴里送,咬了一口偏头看着清梨“沁心园的芙蓉糕?”清梨笑嘻嘻的点点头,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宋青琅眼珠一转,放下点心,“说吧,有什么事求我?”清梨敛了眉,抬手为他斟酒,“我能有什么事呀,就是觉得二哥这段时间和爹出门在外辛苦了,特地准备了你最爱吃的点心和美酒犒劳一下二哥嘛。”宋青琅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她,拿起手中折扇敲敲桌上的点心盘,“沁心园的芙蓉糕和大哥送你的美酒?招待我?少来,自小到大你那点花花肠子什么时候逃的过我的眼睛?”清梨叹口气,将斟满酒的酒杯抬到宋青琅的面前,“什么都瞒不过二哥你,所以二哥,你要不喝了这杯酒我再求你?”宋青琅眯着眼睛想了想突然笑了,他大概猜到这丫头要求他什么事了,抬起酒杯将酒一口饮下,然后回味无穷的样子连连称道好酒。清梨正正神色,“二哥,你点心也吃了,酒也喝了,大概也猜到我想问什么了,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宋青琅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放到鼻前闻了闻又放下,“其实没什么大事,倒是好事,娘觉得你今年已经十六了,和你一般大的姑娘差不多都当娘了,想着是时候给你找门亲事了,这几日正在张罗着邀请这临江城的各位夫人来家中做客,看看适龄的各位名门公子给你挑一个呢。”清梨目瞪口呆,她这个娘可真会给她找事,前段时间刚打发走了不请自来的镇南王世子,这会儿却是她亲娘要亲自给她招蜂引蝶了。青琅看着清梨的样子只觉得好笑,“你且放心,娘亲自给你挑,还有父亲压阵,二哥和你大哥也会给掌掌眼,不会差的,尤其是像镇南王世子那样的,连门都不会让他进的,你就安心准备出嫁吧。”说完笑眯眯的,一双桃花眼中闪着精光,跟个狐狸似的。说完举杯将杯中酒喝尽,起身顺势抬起那碟点心,笑着道:“好了,这酒是好酒,可惜我还有事不能多喝,你就留着过几日和你未来的夫婿共饮吧,至于这盘点心既然是特意为我准备的那我就带走了,还有......”说着他顿了顿,朝清梨身后的一棵梨树看去,“下次别让风栀来绑我了,那次能让她得逞不过是我有意向让,不是每次她都能得手的。”说完翩翩然走了,风栀在树后听到宋青琅的话,牙齿咬得咯咯响,想起刚才去找宋青琅,她在宋青琅手下根本走不过百招,心知他说的是实话,于是下定决心练武要更勤快才行!

倒是宋清梨一直呆呆的,直到宋青琅走远了才回过神来,天呐,她娘就然要把她嫁出去!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啊。她呆坐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不行不行,得想个办法呀,总不能坐以待毙真的等着去相亲吧,怎么办呢?要怎么办呢?清梨想了许久也没想出来索性假装没事一样依然该干嘛干嘛。

但到了晚上她自己一个人静静躺在床上想来想去,要不离家出走吧,就当出去旅游?不行不行,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又没出去过,迷路事小,万一被骗了怎么办?根据以前她看过的小说,一般情况下女主离家出走肯定不会遇到什么好事,边想边摇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下坐起来,两眼放光,她有风栀啊,风栀懂武可以保护她,而且她以前一直在父亲帐前当差,跟着父亲南征北战的肯定不会迷路。清梨自己都诧异,一有了要出走的念头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往外面的世界去想,大概是在同样的环境里待了十年的缘故,难免会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期待和向往,或许这就是人的通性?

清梨是个说做就做的人,她想要出走就一定要做好万全之策,不然以宋莫深的势力只怕她还没走出临江城呢就被抓回来了。于是她开始冥思苦想她的逃跑计划。想了一晚上的结果就是第二日起床请安晚了,宋夫人关切的问她是不是没休息好,她只说是昨夜看了一本异地志甚是有趣,看的入迷没想到看的晚了。风栀很是奇怪,昨晚小姐明明很早就睡了,可她不是个会多话的人,只是皱了皱眉。到了晚上清梨已经想好了一个主意,她将风栀叫进屋里,屏退房里的丫头,确认这间屋里只有风栀和自己以后,她轻声问风栀:“风栀,你以前都和我的爹去过些什么地方呀?对那些地方有了解吗?”风栀愣了愣,老老实实的回答:“回禀小姐,风栀前几年跟着将军去过很多地方,除了北方去的少些,其他地方都有一些了解。”清梨点头说道:“甚好!”然后凑近风栀在风栀耳边耳语。说完便看着风栀的表情从原本的一本正经变成了震惊之后变成了惊恐,声音都颤抖了,“小......小姐,这......这......”,清梨冷下了脸,“风栀,我将你当做心腹方才与你说的,若这件事有半点泄露,你知道我的脾气的,一旦背叛过我,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原谅。”风栀惊恐的跪在地上,“小姐,风栀绝不敢背叛小姐,只是,小姐,这件事......”清梨死死盯着风栀,“你不用想那么多,只说愿不愿意与我一起,你若不愿我绝不逼你,我自有办法。”

风栀跪在地上低头想了片刻,抬头对着清梨道,“风栀是小姐的人,小姐在哪风栀便在哪。”听风栀说完清梨方才放下心来,伸手扶起风栀,“那好,现在你先去帮我办几件事。第一,我一会儿会给你一些银两,你去帮我买下城中一处院子,院子我以前出门逛街的时候去看过了挺不错的,若有人问就说是你家主人让你买的,至于主人的姓名嘛,便说你主子姓宋,单名一个颂字。第二,找一户清白老实嘴巴严的人家住进去,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帮忙守院,若有人问起让他们说我是个生意人常年在外讨生活不常归家。第三,找个和我年龄相仿身形差不多的姑娘,准备一辆马车,等我的命令。听清楚了?”风栀点点头表示听清楚了,清梨笑了笑,“听清了就去办吧,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去吧。”风栀领了命悄声出去了。不出两日风栀来报,事情已经办妥。清梨有些感慨风栀的办事效率,夸赞了风栀几句,风栀却只是抿嘴有些苦笑,想与清梨说什么,张了张嘴终归还是没说。

第三日夜里,清梨去马厩悄悄牵出飞雪,往后门走去,后门风栀早就已经等在那里了,门口的守卫都被风栀打晕在地,清梨和风栀很顺利的便出了府,两人直奔当时买好的西郊院子,清梨特意穿了件男子的服饰,束起了男子发式,用布条将胸部裹了好几圈,除了皮肤白皙了一些,可宋青琅也是这般肤色,现在别人看她只以为是哪家的翩翩少年郎,只要她不说话,绝没人会以为她是女子的。清梨和风栀在西郊院子住了一宿,第二日一早,清梨起床看了看窗外,想着这会儿将军府应该已经开始乱了吧,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可之后想到家里人会因为她的出走担心,又笑不出来了,尤其宋夫人,要是知道她离家出走不知道得急成什么样。可是她要是不走怎么和娘说她不想嫁人呢?在这里十六岁嫁人生子是很正常的事,她若一直不嫁反而会招人非议,更何况,她从未离开过临江城,她也想出去看看,不想做一只金丝雀,一生不是活在自己家的黄金笼里就是活在夫君家的金丝笼中。她正在想着,风栀进来给她梳妆,顺便禀报外面的情况,“小姐,将军府已经开始乱了,我们现在走吗?”清梨皱皱眉,“风栀,以后就不要叫我小姐了,少爷或主子随你,还有我不是宋清梨,我是宋颂,知道了吗?”风栀点点头,“是,主子。”清梨看着镜子中这张脸,突然皱眉,“有张漂亮的脸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啊,还有,我们暂时先不走,晚些时候我们从西门出去,让那个与我身形相似的姑娘趁现在立刻出城,一路上不许停歇,除非被将军府的人马堵住。好了,你先去安排后面的事情吧,我自己可以梳妆的。”说罢接过风栀手中的梳子,自己给自己束发,风栀对着清梨抱拳答道“是!”便退了出去。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风栀便回来了,“主子,一切如你所料,将军府的人追出去了。”清梨笑了笑,“风栀回房带上我们的东西走吧。”风栀点点头回房把一应行李都拿上便跟着清梨出了门,临走时有交代了她找来的那户农家一些事情,给了农户一千两银子,这些银子足够他们在临江城过完下半辈子的,农户一家忙发誓赌咒一定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绝不说。清梨和风栀牵着马一路来到西门,西门尚未严查,清梨想大概一刻钟之后将军府的人就能追上那个与她身形相似的姑娘,发现不是她之后临江城必定会以一个什么借口开始严查出城的人,所以挑在这个时间走是再好不过了。她和风栀很轻松就出了城,两人骑上马往北边绝尘而去,清梨走的急匆匆的,生怕将军府的人反应过来追上她们,没注意到西城门上那两个挺拔的身影。

宋青川看着已经走远的清梨皱皱眉,“就这么放她出走,会不会太冒险。”宋青琅背着双手,依旧是一副慵懒的样子,“鹰儿长大了总不能永远待在笼子里,真正的雄鹰是需要历练的,难不成真让她做一只金丝雀?宋家可不养那么娇气的鸟。”宋青川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宋青琅,“梨儿说过她不想做金丝雀,你......”“咳咳!”宋青琅干咳两声,打断了宋青川的话,过了一会儿又有些烦躁的说“我一直让青影卫跟着她的,不会有什么事的,这个死丫头,连离家出走都能想出来,也不怕家里人担心坏了,就得让她出去吃点苦头的。”宋青川突然笑了笑,转头朝着将军府回去,他还要回去向宋莫深禀报呢,有青影卫跟着他很放心,青影卫是宋家精挑细选的死侍,由宋家太祖组建,向来神秘,当初爷爷弥留之际却没将青影卫交给父亲,而是交给了青影卫首领,让他自行挑选下一任继承者,原本所有人都以为他会选中自幼文武双全的宋青川,却不曾想他选中了从小桀骜不驯鬼主意最多的宋青琅。实在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且说清梨和风栀出来以后,在临江城的邻城岷山城中待了月余,见没人追来方才安心一路边游山玩水边做一点小买卖,倒真像是到处行走的商贩一般,一路上倒也过的惬意。两人从南一路北上,行了大概一年多的时间游至临渊国的首都蘭渊城。清梨尚未进城就已经感觉到了蘭渊的繁华和热闹,看着路边的商贩和行人挤挤攘攘的,清梨回头对着风栀道:“蘭渊不愧是一国之都,繁华热闹确实不同其他城。”声音略有些暗哑,是清梨可以伪装的,这一年多她走的地方多了,遇到的人也多了,以前不知道的风土人情也领略了不少,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和刚跑出来时不太一样了,一双眼睛里多了些睿智,皮肤被晒黑了些许,倒更像一个少年了,声音做了特意的伪装,现在已经很难分辨她的性别了。风栀牵着马跟在清梨身后,“主子,我们要在蘭渊呆多久?”清梨想了想道:“先不急,蘭渊如此繁华,我们可以多待些时日,现在先找个地方住下吧。”说罢两人便前去找了间客栈住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我的总裁上司〕〔快穿之无情女配上线了〕〔无尚空间〕〔灵界玉途〕〔月花影烛蓝雪〕〔怜伎回忆录〕〔我的异界争霸旅〕〔霸国传〕〔复仇计划开始之三公主驾到〕〔漫威世界战记〕〔逸兴玲珑殇〕〔鬼族的妖女爱天下〕〔遇见你以后的每个日子〕〔众生之愿〕〔右手驱魔者〕〔某些云〕〔三生三世十里桃加还珠格格〕〔剑灵之武神传〕〔再见之99次深吻〕〔三生三世情缘了了〕〔英雄联盟之新时代〕〔浪都浪子〕〔妖孽摄政王本公主不嫁〕〔狐狸与男枪的故事〕〔传世仙侠〕〔首席大人的心尖宠〕〔天孕混沌〕〔四路公交〕〔网游之异星战纪〕〔有阴阳〕〔都市之战斗王〕〔第二声音〕〔别再说旧时光〕〔晶魂〕〔时光为何流泪〕〔迷人的他〕〔古国九州天〕〔诛仙道门〕〔骑士魔法学院〕〔自用黑历史同人合集〕〔万年开挂神器〕〔幻情物语〕〔神奇宝贝之成为大师〕〔今天开始做阴阳师〕〔来自异世界的关爱〕〔仙尘清水〕〔这教室里有鬼〕〔黑篮之黑翼圣骑士〕〔万年寻〕〔黑色罂粟花之梦的幻想曲〕〔穿越到倚天〕〔带着娇夫一统天下〕〔临时审判〕〔神秘亡命徒〕〔爱在蔷薇角〕〔轩辕圣灵石〕〔奕梦门〕〔辐射异界〕〔97样子〕〔天下绝唱〕〔指命魂息〕〔灵海幻冰蝶〕〔史中人〕〔疫情来了还爱吗〕〔道事集录〕〔刀神傲天〕〔天赐之女〕〔浪漫相机缘之良辰美景〕〔悬沵〕〔快穿的解锁新方式〕〔逆问天〕〔红衣曲〕〔奇史传〕〔穿越西元之另一个故事〕〔盛武大帝〕〔迪恩和他的小猫〕〔快穿之认识自己〕〔萌娃当家娘亲做主〕〔极品男神之王者〕〔铁血日〕〔国家灵案调查所〕〔今生前怨〕〔天行九歌之大秦魔主〕〔特别行动组之大案侦破实录〕〔天之蒙罗〕〔冷面拌温酒〕〔小蜗居〕〔哥哥大人〕〔三生桃花三生恋〕〔浪人罪〕〔最后的审判日〕〔宗师啊〕〔神劫之键盘侠〕〔我在三国做神算〕〔双魂阴阳录〕〔穿越之盛世百年〕〔重生的江小谭〕〔修行路之天道酬勤〕〔胞兄胞妹换身记〕〔为羽一倾城〕〔神魔养成计划〕〔强者语录〕〔刀与笛轩辕珝〕〔24小时人生〕〔节节而上的罗熙在古代〕〔流浪火星〕〔元始天极〕〔七零幸福女配〕〔脱局〕〔见鬼灵〕〔世界是我这样的〕〔天生我材定有用〕〔毒奴〕〔天赋的自白〕〔火影之镜音双子〕〔千年缘之我的白狐男朋友〕〔永生谣〕〔阴阳之力〕〔穿越异界的我想要成为神明〕〔圣光忽悠着你
最新入库小说:
二世奈何又逢君〕〔灵律神界之悲城〕〔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契约爱妻〕〔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后洛神赋〕〔末世桐苓〕〔道士爷爷〕〔人鱼公主你别跑〕〔蔷薇刺〕〔清钰岸〕〔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EXO之你好鹿殿下〕〔恋与白起〕〔诡镇怪谈〕〔失忆大小姐〕〔三千纪元〕〔七日记〕〔末世来临之末〕〔最强末日系统〕〔炮哥小钢炮〕〔石连草〕〔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花落的瞬间〕〔杂牌神算〕〔玩命王妃〕〔神之迷域〕〔恶灵之刃〕〔构世〕〔穿越APP〕〔凰绝之今妃昔比〕〔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带回一只女婴来〕〔总裁大人太温柔〕〔专属于她的爱恋〕〔我是太皇太后〕〔新夜半鬼叫门〕〔走啊去捉鬼〕〔永恒的长城〕〔女巫恋上猫〕〔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神之迷域〕〔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血降〕〔推倒相公〕〔我是太皇太后〕〔永寂山河〕〔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神坑穿越瓦罗兰〕〔末世兽都〕〔三千纪元〕〔玉喜〕〔夜色镇迷案〕〔杀戮之后爱意尚存〕〔温柔世子宠溺妃〕〔玩世不恭小妖姬〕〔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又是一年梨花似雪〕〔为你情深却浅缘〕〔囚爱之邪帝霸爱〕〔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北武都尉司〕〔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道士爷爷〕〔敲响天际之门〕〔契约爱妻〕〔年年岁岁声声慢〕〔沧澜锁卿魂〕〔大时代战事〕〔杂牌神算〕〔夜色镇迷案〕〔觉醒之天下为敌〕〔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网游之重启战魂〕〔永恒的长城〕〔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兽皮人的复仇〕〔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网游之争王记〕〔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名侦探柯南续篇〕〔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灵律神界之悲城〕〔梅萼调〕〔腹黯霸蒂〕〔玩世不恭小妖姬〕〔血降〕〔穿越之最强幻师〕〔炮哥小钢炮〕〔赛尔号之碧瑶〕〔血液羁绊〕〔三世千絮若迷离〕〔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红颜乱之公主遗恨〕〔魔兽世界编年史〕〔春秋之恋红尘梦〕〔走啊去捉鬼〕〔又是一年梨花似雪〕〔宇宙纵横〕〔穿越APP〕〔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未来神话〕〔将恶人进行到底〕〔彼岸可有花〕〔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红颜乱之公主遗恨〕〔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推倒相公〕〔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腹黑总裁我以有约〕〔炮哥小钢炮〕〔玩世不恭小妖姬〕〔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十年繁华依旧〕〔构世〕〔容安馆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