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名溜书屋网 > 架空历史 > 又是一年梨花似雪

初相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蘭渊是临渊之都,市井繁华,各地商贸来往络绎不绝,清梨和风栀找了全蘭渊最大的酒楼听风台下榻。一大早二人梳洗完毕便到楼下用早膳,时间还早,来酒楼吃饭的客人还少,清梨和风栀要了二楼的雅间,这雅间左右都有屏风相隔,前面放下了帘子,若不想被打扰便将帘子放下,若想看看下面的光景便可将帘子卷起,倒也方便。其中一张桃木长桌,上面放置了栀子花,清香淡雅,四周放着蒲团,客人席地而坐,最里面窗户之下有一张案桌,桌上摆放着各色乐器,想来是乐妓们用来取乐客人的吧,整个房间既不拥挤也不空旷,布置的恰到好处,十分简雅,清梨很满意这里的环境,边看边点头,走过去盘腿坐在蒲团上,这蒲团软绵绵的,十分舒服。“不错,不愧是蘭渊最好的酒楼,这布置和设计确实不错。听说二楼东边还有几个隔间?”风栀走过去跪在清梨对面的蒲团上,为清梨斟上一盏茶,“不错,是有几件隔间,只是这几个隔间常年都是被人包了的,很难订到。”清梨啪的一声打开手里的折扇慢慢摇着,到真像是个贵公子似的,“能在听风台常年包下一间价格不菲的隔间,想来这些人必定非富即贵,咋们还是不要去招惹的好,免得惹麻烦。”风栀看着自己家的小姐笑了笑,小姐出来这一年多好像沉稳了不少。可清梨哪里知道,有时候她不去找麻烦,麻烦却来找她。

清梨和风栀点了一些蘭渊的特色茶点,时间还早,此时用午膳想来也吃不下去,原本就是为了下来看看蘭渊的各种风土人情的,要了解一个地方,最好的去茶楼酒馆了,人多口杂的,你想要知道的东西,天南地北都能有人给你免费科普,真是个提供免费情报的好地方啊。清梨和风栀一边品着茶点,一边听雅间外面的人天南地北的吹,听到离谱的便相视一笑,听到靠谱的便自己留心。期间她们隔间的左右两侧都来了人,小二不停地地往两间雅间里上菜,清梨看看时间,她们已经在这坐了两个多时辰了,早到了用午膳的时候,雅间门口帘子的左上方和右上方都有一个铜铃,是用来传唤小二用的,每个蒲团旁边都一根线,拉下线就能摇动铜铃,清梨拉了拉线叫来小二,“小二哥,劳烦你将你们店里的特色菜都给我上一道,另外打两壶好酒来,记得要最好的酒。”小二一听要把特色都上一遍两眼都放光了,又听要两壶最好的美酒,感情这两位是有钱人呢,看来得格外多照顾了,对清梨的态度越发恭敬,“好勒,两位客官稍等,马上就来。”说完弓着腰退出去了。果然不一会儿饭菜和酒就上来了,这时清梨正听酒楼一楼有人在说木仓国的内乱,木仓国内乱已经过去一年多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起了,当年清梨问过宋青川,只是知道个大概,此刻听到有人议论不自觉就上了心,饭菜上来她边吃边听,只听楼下客人议论的白沫横飞。

客人一道:“淑兰皇贵妃口口声声说木仓六皇子没有诏书,名不正言不顺,可谁不知道木仓国几位皇子中六皇子能力最为出众,也最得木仓先皇宠信,我看啊八成是这皇贵妃看中了木仓皇权才杜撰出这等谣言逼死自己的亲儿子,扶持七皇子登基的。”客人二小心翼翼的左右看看,“你小点声,议论皇族可是大罪。”客人一不满的瞅他一眼,“怕什么,我这是在临渊又不是她木仓!”客人二叹了口气,一脸惋惜的样子,“唉,可惜了这木仓国的六皇子,我听说他七岁懂诗书,九岁便善骑射,年方十四便在战场上厮杀,屡立战功,还是木仓出了名的美男子。木仓国曾有人称其为小战神呢。”客人一皱皱眉,“是可惜,不过说起战神二字,恐怕木仓六皇子还够不上,且不说咋们临渊国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宋大元帅,只说他那两个儿子,可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听说大公子力大无穷,可以一敌百,二公子能文能武,善谋略,通常敌军还没能接近他就会被击溃呢。”清梨听两人说起自己的两个兄长,一时间笑喷了嘴里的酒水,宋青川力大无穷?她大哥身手好她是知道的,在军中能有建树是迟早的事,她一点也不吃惊,只是这力大无穷,以一敌百从何说起啊,还有,宋青琅,那副纨绔子弟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和战神两个字扯上关系的,真是离谱,她摇摇头,重新为自己倒上酒。

下面的客人聊得正欢,客人二突然说道:“你如此一说我到想起一个人来。”客人一愣愣的问“谁阿?”客人二摸摸鼻头,呵呵笑着到“翊王!”清梨听到这顿了一顿,放下手中酒杯,翊王她听说过,她还记得父亲常常夸赞这个翊王,每次提起来满脸都写满了敬意。能让父亲充满敬意的人恐怕不简单,只是父亲只是夸赞,却从不多说关于翊王的事。她只当父亲是为了避嫌,不好私下议论皇室,可现在想来似乎并不是那样,父亲当时的神色除了敬意还有一些怜悯?这次轮到客人一小心翼翼的左右看看才敢和客人二继续搭话了:“我知道翊王,十三岁便镇守北境,至今已十年有余也未曾回来过,北境那种地方环境险恶,常有战事,可怜他一个皇子去那种鬼地方。”客人二又叹一口气,“唉,谁让莲贵妃死的早呢,他一个稚子能活下来就已经不容易了,哪还敢挑地方啊。”客人一饮一口酒有些愤愤的开口道:“我看咋们临渊这些皇子没一个比得上翊王的,自从翊王去了北境,平定了多少战乱?如今我们临渊无人敢犯,多少都是翊王的功劳,可你看看蘭渊皇城中的其他皇子,整日游手好闲,日子过得逍遥的很!”客人二皱皱眉,“你喝的有些多了,少喝点吧,更何况谁说没人比得上翊王了,你可别忘了还有闽王殿下呢,闽王殿下为人清正和蔼,这些年的政绩也不是白来的,你快不要胡说了,这要让人听了去,我们都是要掉脑袋的。”说罢闭口不言,拉着客人一匆匆去结了账离开了。

清梨听得一时间入神,连饭菜都忘了吃,看来这个翊王去镇守北境有故事啊,还有闽王,看来很是得民心呢,据她所知皇帝除了翊王和闽王两个儿子,还有其他十七个子嗣,统共十九个儿子,可活下来的只有十一个,而且这些皇子都年龄相仿,她今日听到的只是翊王和闽王,可是在身在皇室能活下来的肯定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只怕这其中的勾心斗角是不会少的,想着笑了笑,管他们怎么斗呢,反正与她无关,想了想低头想夹一块鱼肉吃,听说蘭渊的雪鲈味道鲜美肉质松软是难得的美食,她还没吃过呢,可筷子伸到半空就停下了,然后满脸不相信的抬头看着对面吃的忘乎一切的风栀,咬牙切齿的喊道:“风栀~”风栀从饭碗中把头抬起来看着她,一脸疑惑,“主子,你叫奴才何事?”清梨丧气的垂下头,“风栀,你这样吃下去,你家主子就要被你吃穷了。”风栀放下碗看看桌上的饭菜,早已经被自己一扫而空,自己也觉得尴尬,挠挠头对着清梨道:“主子知道的,风栀的饭量是比较大的。”清梨生无可恋的抬头看看满桌的空盘子,恩,风栀的饭量确实一如既往大。无奈的摇摇头,“罢了,反正早上的茶点吃的多,也不饿。”说罢抬起没喝完的酒继续喝,感谢天感谢地啊,风栀从不喝酒的,不然连酒都要没了,这时隔壁雅间却突然吵起来,瓷盏落地碎裂的声音传来,吓了清梨一跳。

“哼!翊王?翊王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让人在这里嚼舌根,还有闽王,那个闽王一向贯会装模作样,也不看看自己不过是小小一个嫔妃之子也敢嚣张?”清梨放下酒杯,探出头去往声音传来的雅间看了看,那雅间在左边和她们在的雅间中间隔了一个雅间,但是说话的人声音极大,怕是这层楼上的人都能听到了,她想看看是谁那么不怕死,连这样的话都敢这么大声的嚷嚷。她一时好奇便不在意那些细节,趴跪在地上,双手撑在地上,身体探出去一大截,眼巴巴的望着那边,她听见那边雅间里脚步声乱哄哄的,想必是里面的人要出来了,自然没注意到她们右边雅间里走出几个客人,也看着那边的雅间,更没注意到这几个人中间有个身穿宝蓝色广袖袍的人正盯着她看,半天穿宝蓝色广袖袍的人对身边几人说了句什么边朝她走过来,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她愣愣的抬头看向来人,一脸呆呆的表情,眼睛因为向上方瞪的大大,亲娘呀,不负众望,女儿终于找到比二哥更妖娆的男子了,她此时的想法是这样的,来人唇红齿白,玉面如冠,眉不画而浓,唇不点而红,而来人看着清梨这幅呆呆的表情有些好笑,可终归没表现出来,但眼中却带着些许笑意,“公子,好奇心太重小心惹来杀身之祸,况且......”他并未把话说完,只是用眼神扫了清梨全身一遍,清梨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实在不雅,忙爬起来,双手抱拳对着来人鞠上一躬,“多谢这位公子提醒,在下失礼了。”来人笑了笑,不再说话,正巧这时左边那雅间的人出来了,七八个人,其中有一个喝的醉醺醺的,被众人小心翼翼的扶着走了,清梨猜想方才那大胆的话应该就是那醉鬼说的吧,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过看那架势非富即贵。

这时她看见隔壁雅间也有人出来,明显是知道那边雅间的人走了才敢出来的,那人看了一眼那七八个人的身影,转头对着清梨作了个揖,“公子,刚才喝醉的人是衍王吧?”清梨摇摇头表示不知,那人兴致缺缺的退回雅间去了,清梨扭头对着蓝衣公子问道:“公子,那位真的是衍王?”蓝衣公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公子当真不知?这蘭渊城内不识衍王的可不多。”清梨抿唇一笑,“在下是外地人,昨日初来蘭渊,确实不识。”蓝衣公子笑了笑,“难怪,刚才的确是衍王,公子如今知道了,以后可别再好奇了。”说罢转身便朝着那边等着他的人走去,清梨在他身后急忙唤道,“公子稍等!”蓝衣公子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有些疑惑,清梨几步追上去,“方才多谢公子了,小子姓宋,单名一个颂字,我看公子眼角之下有些乌青,想来是睡得不好吧?”蓝衣公子略有些惊讶,却没过多的表现出来,清梨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荷包,递给他,“在下是个商人,四处游商,身边习惯了备些小药材,这个荷包中放了一些助眠的药材,公子可将其放在枕下,可助公子入眠,算是在下报答公子的。”蓝衣公子看看手中的荷包,眼中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最后却只是笑着对清梨道:“如此,那便多谢了,告辞。”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清梨也转身回了自己的雅间,走到雅间坐下了才想起来自己报了姓名,可刚才那人也没给自己回报姓名呀,自己现在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呢,可转念一想,自己日后也不一定会遇到他,不知道就不知道呗。

且说景灏到了马车之上拿出荷包放在鼻嗅了嗅,又打开看了看,笑了起来,果然不出他所料,里面有薰衣草,橘皮和柏子仁,薰衣草散发淡淡的清香很是好闻,荷包上似乎还有一些其它的香味,不属于这些药材,景灏想起方才清梨趴在地上呆呆抬头望他的样子不禁莞尔。坐在他对面的景若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七哥,一个荷包,你笑什么?”景灏将荷包收进怀中,敛眉道:“没什么,倒是五哥今日酒喝多了,你记得一会儿给他送碗醒酒汤去。”景若提起这个就来气,“五哥为人嚣张跋扈,要不是有玉贵妃护着,他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这次刚被父皇责骂也不知反省,听风台什么地方?人多眼杂的,他也敢那么放肆,这要让父皇知道了,又得责罚他。给他送什么醒酒汤,我不送!”景灏撇撇嘴,一脸的不屑,“他终归是五哥,更何况玉贵妃对本王有养育之恩,算是报恩吧,而且......今早宫里传来消息,父皇有意诏翊王回京进行加封,估计五哥也得到消息了吧。”景若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怪不得五哥今日暴跳如雷的样子还来喝闷酒。”说完想了想,“不对啊,七哥,十哥现在已经是镇国王了,还能怎么加封,再加封那岂不是......”景若没说完,但景灏知道他的意思,老十已经是镇国王了,再加封只怕就该是摄政王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太子,诸位皇子中怕没有哪一个有其尊贵了,想着脸上浮出一抹苦笑,同样是儿子,差别这样大吗?

人人都说翊王可怜,终年守在北境不得归,可又有谁知道皇城中那些皇子的可怜?一时间,马车内弥漫着一股低气压,看着景灏越发阴郁的脸色景若都不敢说话,过了许久,景灏才将方才的情绪收起,“十五,帮七哥做件事。”景若点点头,“七哥你说,我一定给你把事办好。”景灏勾唇一笑,有些邪魅,“你去帮我查查方才酒楼里给我荷包的人。”景若挠挠头,“查他做什么?”景灏闭着眼,嘴角含笑,只是却不说话了,景若摸不着头脑见景灏不言语便也不再问了,去查就是了,景灏虽然闭着眼,但脑海中不断的都是方才那张有些呆有些傻的脸,她自以为她伪装的很好,还以男子的语气相称,殊不知方才第一眼他就看出了她是女儿身,真是个有意思的姑娘。

不多时,马车停在一座威严的大院之前,马夫将车停稳恭恭敬敬地道:“殿下,到了。”景灏睁开眼,掀起车帘,跃身下了马车,抬头看看府门,眼中闪过一丝戾气,摄政王吗?呵,路还长着呢,有何好惧。景若跟在他身后下车,看他呆望着府门,也抬头看看,闽王府,没错呀,难道七哥知道十哥要回来受封惊讶的连自己家都不认识了?不可能吧。景灏只是看了一会儿,便收起所有的情绪,嘴角带笑,抬脚朝府里走去,依然是往日那个温文尔雅,对谁都温和有礼的闽王。

且说之后没几日,蘭渊城到处都有传闻,翊王即将回京,十年未曾回来过的战神翊王要回京了,城中百姓兴奋不已,连坊间的稚子都被这样的情绪感染着,拿着木棍当利剑,骑着木马扮演着自己是翊王。清梨十分感叹,这个翊王也太强大了,这人还没回来呢,这满城的人就已经开始疯狂了。可惜翊王最终还是没能回来,原因是北境爆发了战争,木仓国自从内乱之后,年幼的七皇子登基,实际掌权的是垂帘听政的淑兰皇贵妃,淑兰皇贵妃野心勃勃,稳定了朝政之后终于想临渊北境发兵了,翊王镇守北境,自然脱不开身了,不过加封的圣旨还是传了过去,加封翊王为摄政王。清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震惊的咂了咂舌,他记得翊王今年才二十三岁吧,那么年纪轻轻就做了摄政王,实在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呀,那些说他可怜的人呢?在哪?出来,她想问问翊王哪里可怜了,除了在的地方艰苦一些,其他的简直是常人不能比的好吗?清梨想,根据自己这个行进的速度,应该不用一年就能逛到北境,不知到时能不能有幸一睹这位摄政王的风采了。

不知日后见到摄政王之后的清梨想起此刻的想法会不会觉得有时候当真是世事难料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所求不多〕〔医女穿越之语嫣〕〔遇见你,最美的童话〕〔网游之重出双龙〕〔血的噩兆〕〔九王妃的美男子〕〔魔武双巅峰〕〔程南承北〕〔弃成妃〕〔帝凤至尊〕〔混在京大的日子〕〔是否忘记那个曾经爱你的人〕〔牡丹千亦〕〔游走在游戏末世〕〔我一生只求得到她〕〔黑与白的救赎〕〔殺贼〕〔帝覆天翻〕〔龙与雀〕〔情话初衷〕〔盛火朝阳之倾情一世〕〔无驱之魂〕〔统治缘于征服〕〔蜜桃配冷霜〕〔枫笙大陆〕〔阴阳宝典〕〔饿狼军团〕〔赛尔号穿越〕〔一念情琛〕〔归无寂〕〔杂话梦记〕〔谛仙〕〔生命重来之后〕〔纵横三国之军阀割据〕〔缘宿〕〔盛世婚宠:总裁的冷情恋人〕〔眉间朱砂〕〔恋上狂女〕〔三座灯塔〕〔妖族神皇〕〔快逸一刀〕〔致命风华〕〔刀气纵长空〕〔清之后〕〔星域暗神〕〔异世少女修仙记〕〔神魔随想录〕〔少年孤志远〕〔江南烟雨恋〕〔TFBOYS之爱之坎坷〕〔小虎很乖〕〔少年异鬼王〕〔寻找国珍宝之千年古佛〕〔冷颜殿下呆丫头〕〔蝶侠〕〔彼岸无天〕〔侠魔双凌传〕〔荒道途〕〔末世统领〕〔致命对话〕〔极品技术〕〔战在时空十万年〕〔血剑仇侠录〕〔末世之重生之巅〕〔超级功德系统〕〔末世之远古系统〕〔终极之梦中梦〕〔无属性者〕〔都市巅峰剑神〕〔幻月天下〕〔倚芳星辰记〕〔火影意志〕〔我超爱你的〕〔流浪可太有趣了〕〔征服幻想时〕〔我的偶像我的梦〕〔重生洪荒之猴尊〕〔傲世剑祖〕〔天宇逍遥〕〔古今奇闻〕〔最强吃货〕〔王权者〕〔穿越之修罗鸣人〕〔血吸血鬼恋人〕〔她是我的太阳〕〔最后的拯救〕〔惊梦异事〕〔流静〕〔叶罗丽之星界奇遇〕〔侠客行之长乐帮主〕〔睡不醒的梦〕〔龙潜凤飞〕〔秉承天道〕〔异闻幻想录〕〔勿入玄无〕〔异空间魔武大陆〕〔半卷盛唐〕〔与末世的晴空下〕〔玄符之帝〕〔测试买断〕〔幻世魔域〕〔EXO之殇瘾入心〕〔郭解传奇〕〔溟王别跑〕〔心之恒〕〔末日之丧钟鸣〕〔梦断国门〕〔末歌吟〕〔重生大帝〕〔无处不在的真相〕〔穿越之梦想三国〕〔恶之本源〕〔赛尔号之炫世传说〕〔往事的独寂〕〔九转冰魄〕〔单刀赴群枪〕〔神界之女〕〔信任一份爱〕〔昏龙〕〔顾相哪里逃
最新入库小说:
神之迷域〕〔网游之重启战魂〕〔EXO之你好鹿殿下〕〔恶灵之刃〕〔赛尔号之碧瑶〕〔三千纪元〕〔杂牌神算〕〔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十年繁华依旧〕〔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失忆大小姐〕〔未来神话〕〔最强末日系统〕〔契约爱妻〕〔玉喜〕〔腹黑总裁我以有约〕〔启征途〕〔腹黯霸蒂〕〔敲响天际之门〕〔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红颜乱之公主遗恨〕〔走啊去捉鬼〕〔总裁大人太温柔〕〔末世桐苓〕〔诡镇怪谈〕〔血降〕〔宇宙纵横〕〔走啊去捉鬼〕〔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杂牌神算〕〔名侦探柯南续篇〕〔灵律神界之悲城〕〔年年岁岁声声慢〕〔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为你情深却浅缘〕〔道士爷爷〕〔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沧澜锁卿魂〕〔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春秋之恋红尘梦〕〔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容安馆的你〕〔灵律神界之悲城〕〔魔兽世界编年史〕〔蔷薇刺〕〔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玩命王妃〕〔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带回一只女婴来〕〔炮哥小钢炮〕〔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永恒的长城〕〔兽皮人的复仇〕〔恋与白起〕〔彼岸可有花〕〔名侦探柯南续篇〕〔又是一年梨花似雪〕〔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又是一年梨花似雪〕〔花落的瞬间〕〔我是太皇太后〕〔三世千絮若迷离〕〔玩世不恭小妖姬〕〔后洛神赋〕〔构世〕〔血液羁绊〕〔道士爷爷〕〔永恒的长城〕〔玩世不恭小妖姬〕〔穿越APP〕〔七日记〕〔梅萼调〕〔万界崇凰〕〔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玩世不恭小妖姬〕〔走啊去捉鬼〕〔契约爱妻〕〔炮哥小钢炮〕〔花落的瞬间〕〔推倒相公〕〔三千纪元〕〔温柔世子宠溺妃〕〔凰绝之今妃昔比〕〔觉醒之天下为敌〕〔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清钰岸〕〔将恶人进行到底〕〔专属于她的爱恋〕〔二世奈何又逢君〕〔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红颜乱之公主遗恨〕〔神坑穿越瓦罗兰〕〔推倒相公〕〔夜色镇迷案〕〔石连草〕〔构世〕〔血降〕〔永寂山河〕〔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炮哥小钢炮〕〔神之迷域〕〔大时代战事〕〔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新夜半鬼叫门〕〔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杀戮之后爱意尚存〕〔网游之争王记〕〔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我是太皇太后〕〔我是太皇太后〕〔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女巫恋上猫〕〔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