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名溜书屋网 > 架空历史 > 又是一年梨花似雪

留还是不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知是不是北境的战乱来的太迅猛,前几日还热闹非凡的蘭渊城这几日似乎变得冷清了不少,清梨走在街上看见行人都匆匆忙忙,竟然鲜少有像她这样有闲心满街乱逛的人,风栀跟在自己小姐身边,一脸的警惕。

清梨看她一眼:“风栀,你不用这么紧张,只是北境起了战乱,又没打到蘭渊来,更何况你昨晚不是还和我夸夸其谈翊王......不对,应该是摄政王如何如何了得吗?有他在,北境哪有那么好拿下的。”风栀想起昨晚不知为何与小姐起了争论,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清梨瞧见她脸红了不禁好笑。昨天夜里她也就是随口一提,说这翊王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摄政王,而且他常年在外还能力压诸皇子,可见其心机和手段不见得就比皇城中的这些皇子们弱,要走到这一步也不知手上到底沾了多少无辜人的血。风栀听完突然双目圆瞪,大声反驳她“翊王年少成名,近十年一直镇守北境,劳苦功高,我们临渊以前北境常受木仓和其它小国侵扰,不知多少百姓遭罪,自从翊王殿下去了北境,大大小小的战乱不少,从来没听说翊王殿下退让过,有翊王殿下在北境才能安稳了这么多年,我们临渊才能安稳这么多年,翊王殿下是我们临渊的大功臣,这些奖赏都是他应得的,不是靠阴谋手段!”说话间眼中充满了向往和敬佩,清梨目瞪口呆,这风栀,以前可从没顶撞过她,她不禁打趣风栀,“风栀,你不会是喜欢翊王吧?这般为他说话。”风栀意识到自己居然顶撞了小姐,可又认为自己说的没错,红着脸垂下头,“翊王殿下是临渊的战神,是英雄,身份尊贵,风栀只是敬重,哪敢有其他想法。此生之愿也不过是日后能有机会见到翊王向他讨教一二罢了。”

清梨看着风栀通红了脸哑口无言的样子煞是可爱,要是日后她有机会遇到翊王,一定要想办法让翊王和风栀说说话,圆了风栀的少女梦,想着笑眯眯的继续四处闲逛。

清梨今早出门是有事要办的,每逢战乱,米粮必定涨价,她这一年多在外面讨生活当然不能只靠吃老本了,也学着经商,她人聪明,总能让她找到些商机,北境战事已起,木仓现在还不敢直接派大军压境,翊王也一直没大动静,想来双方都还在试探之中,只是战乱的紧张氛围已经很浓烈了,打起来是迟早的事,等真打起来这米粮的价格必定会疯涨,清梨想趁这个时间先囤些粮,也不求到时候抬多高的价,就和其他商家差不多就行,总之这买卖绝不会亏本的。

两人在蘭渊各街头逛了一早的米粮铺子,订了不少粮食,又去蘭渊最大的码头南郊码头租了间仓库,让米粮店的掌柜将货集齐一并送到了仓库中,风栀雇了几个打手看守着仓库,清梨亲自锁上了仓库大门,拍拍手,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心情大好的带着风栀回酒楼点了一桌好酒好菜犒劳自己,这次她可没闲着,身手极快的和风栀争抢吃的,吃了一次亏她可不会再吃第二次亏了。清梨并未想到自己的这些时日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中,自然没留意有人跟了她们已经有一点时间了。清梨筷子上夹着一只鸡腿,在风栀眼前得意洋洋的晃着,“哎呀,风栀,最后一只鸡腿在我手里哟,你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和翊王一起掉进了水里,你先救谁呢?答案让我满意我就给你鸡腿。”风栀挠挠头,“主子,你会游水。”清梨竟然无言以对,最后只能强调“假如你主子我不会游水!”风栀两眼盯着鸡腿,一脸真诚的说:“自然是救主子了。”清梨大喜,将鸡腿放到她碗中,看着风栀吃得开心,心里不禁有些好笑,自己居然连个未曾谋面的人的醋都吃,真幼稚,可是风栀是她的人,她的心里只能忠于自己,她绝不允许自己的人背叛自己。

清梨发现不对劲是在起身想要回房的时候,刚一起身就觉得头晕目眩,又跌坐回去了,她使劲摇了摇头,抬起酒杯看了看,不对,自己的酒量可不差,这个世界的酿酒技术还没那么强大,酿不出纯度很高的酒,这样的酒她就算喝一坛也未必会醉,怎么今天只喝了几杯,头就那么晕,事出反常必有妖,她努力保持清醒抬头看风栀,风栀已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了,果然是有人下药了吗?清梨最后似乎听见有人进了她们的雅间,然后就晕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清梨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极为雅致的书房内,她的嘴被人用布堵住了,整个人被人五花大绑坐在地上,感觉到背后有人她动了动,呜呜的喊着什么,身后的人也动了动,呜呜的回应她,她知道一定是风栀,她们被人绑了丢在这里,可是是谁绑的她们,为何要抓她们,她仔细回想自己没得罪什么人啊,难道是那天她偷看衍王,衍王发现了要杀人灭口?可是不对啊,那天酒楼那么多人呢,看到的不止她一个,若是要杀人灭口那要杀的人可就太多了,姑且还轮不上自己。

正在疑惑就听见外面有人朝房间走来,边走边得意地说道:“七哥,你交代我办的事我办好了,人也给你带来了,就在书房呢。”随后有个清朗的声音低声“嗯。”了一下,表示知道了,景灏走到书房门口,附一推开书房门就看到两人被绑的像两条毛毛虫似的坐在地上动来动去,不禁莞尔,一把踏进书房,清梨抬头愤怒的看着他,眼中还有些疑惑,这不就是那天遇到的妖艳男吗?无冤无仇的,他绑她做什么,她还送了他个荷包呢,现在看来是好心喂了狗了。景灏瞧见她满眼的愤怒走过去蹲在她面前,轻轻拿下堵着她嘴的布块,“对不住了,我让十五去请你们来府上做客,没想到他似乎误会了我的意思,将你们绑了,十分抱歉。”“哼!”清梨哼了一声,剜了他一眼,别过头去不打算理他,这个人嘴上说着抱歉,可眼中没有一丝歉意,倒是带着几分幸灾乐祸。景灏抬手摸摸自己的鼻头无声的笑了笑,伸手为她们解绑。景若看见景灏亲自动手为二人解绑,眼珠一转便知道自己做错事了,哪还敢让景灏亲自动手为她们解绑,赶紧将景灏拉起来,自己蹲过去,嘴上笑嘻嘻的说着:“七哥,你别动,我来我来,我绑的我知道怎么解。”景灏好笑的看着他,“嗯,确实也只有你能把人绑成这样了。”清梨抬头又瞪了他一眼,她知道他是在笑自己被绑成这样,景若三下五除二将两人解开,风栀跳起来,拿下堵住自己嘴巴的东西就要动手,被清梨拦住了,对方既然能将她们绑到这里来,而且看两人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隐藏身份,肯定做足了准备,不可能不知道风栀会武,既然知道风栀会武还绑了她们,那就肯定不怕风栀动手,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是不要轻易动手的好。

清梨冷冷的看着景灏,“当日在听风台见过公子,可是宋某当时有所得罪了?今日将我二人绑来这里。”清梨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与他并无恩怨,便出言询问,景灏见她说话说得直白有些惊讶,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斜眼瞅了一眼景若,景若自知做错事了,赶忙向她们解释,“不是不是,我七哥让我去请你们二人过府做客,我理解错了意思才将你们绑了,并不是我七哥让绑的。”清梨抿抿唇,低垂着眼眸,“我们与公子不过一面之缘,并无深交,为何要请我们过府做客?”景灏有些无奈的看着清梨,“姑娘,你一定要如此防备人吗?”清梨一惊,他怎么知道自己是女的?景若更是吃惊的指着清梨,“姑、姑娘?七哥,你刚才说......”景灏笑了笑,“你虽然做了掩饰,声音也做了伪装,能骗过很多人,可一旦遇到眼睛毒辣一些的人还是瞒不过的,且不说你耳垂上的耳洞,只说你并无喉结,行事有的时候也不大像男子,我便知道你是个女子了。”说着做了个请的姿势,清梨眯着眼睛看着景灏,这个人心细如发,不好应付啊。半天顺着他的手势坐到了书房正厅的右手边的椅子上,景灏坐到了厅中正中间的位置,看了一眼景若,景若自觉地转身要出去,还特意给风栀使了个眼色,示意风栀跟他出去,无奈风栀假装没看见,他一脸无奈的扭头看着自己七哥,像是在告状,她不愿意和我出去呀,清梨看出来了风栀担心她,可打蛇得打七寸,只有知道对方的意图才好处理,她朝风栀点了点头,示意风栀可以跟景若出去,风栀朝她抱了抱拳,一脸不情愿的跟着景若出去了。景灏把这些看在眼里,待景若和风栀一起出去将书房门关上后笑了笑,“你的这个仆人对你很忠心。”清梨挑挑眉,“还好,她一向分得清谁是主子。”景灏张口想说什么,可书房门口有人敲门,他抬头看着书房门口朗声问道:“何事?”外面传来清脆的女子答话“王爷,王妃让奴婢过来问问王爷贵客到了没有,王妃特地让厨房那边备了上好的酒菜,王爷可前往和贵客边吃边聊。”清梨心下猛然一惊,王爷?他是王爷?当日见他衣着和气质,只知他非富即贵,没想到竟是个王爷。即是王爷,不知是哪一位王爷,方才那人唤他七哥,排行老七,闽王?这个认知让清梨有些困惑。无论是她还是宋家和闽王应该没什么牵扯才对呀。清梨只顾自己低头思索,没发现景灏眼中闪过的意思不耐烦和厌恶。他缓缓开口,“回去告诉王妃,我与客人有事商讨,片刻便去,让她先备着吧。”门外婢女答了声“是。”就走了,景灏扭头看着清梨,发现清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宋某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闽王殿下请宋某过府究竟所为何事?还请明示,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即便是闽王殿下也是无权扣留在下的。”景灏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握了握,“宋姑娘是个爽快人。那本王也就不绕弯子了,那日听风台之后,本王让人查过姑娘。”清梨偏着头想了想,突然笑了,“王爷以为我是谁派来的?”景灏将握成拳的手松开,放到身旁的桌子上,若有所思,“原先觉得你是太子的人,可又觉得不像,后来查了才知道原来你还真的就是一个四处游走的商贩。”清梨看看闽王,不像是说谎,应该是真的查了她的底细,可是既然查了就该知道她谁的人都不是,为何还要找她来,这个闽王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景灏将清梨的一点神色都看在眼里,“其实本王请你来是有事相求。”清梨有些好笑,“闽王殿下求人的方式可真特别,况且在下只是小小的一个商贩,怕是没什么能为闽王殿下做的。”闽王定定的看着她,这个小丫头想跑?那眼神看得清梨心里直发毛,他放在桌上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实不相瞒,姑娘应该知道每个王爷手中都有一些或明或暗的生意,否则诺大的王府只靠月奉要怎么维持?”清梨有些惊讶,“你要我替你做生意?”景灏拍了下手,笑道:“聪明!”清梨皱皱眉,“只要王爷想,什么样的人才都有,想来应该不缺人才。”鬼知道这个闽王在打什么主意,她才不想掺和呢。景灏沉声道:“原本我手下是有个很能干的管账先生,可惜前段时间方查出他竟然是衍王的人,被发现后他打算逃跑,本王有意放他一条生路,可惜衍王却不愿信他,所以他死了。”清梨心下一凉,“王爷这是在威胁我?”闽王眼中闪过一抹计谋得逞的笑意,“怎么会呢?本王手下的商行和店铺已经有些时日没人打点了,本王没时间去找其他人了,更何况也未必能找到比姑娘更合适的人选了。”清梨愣了愣,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是王爷,想对付他的人太多,现在好不容易捉住他的一个弱点,肯定很多人都在给他使绊子,闽王府的账目想来很多人都很想要吧,像这样的王府,能让一般人查到的都是明面上的账,没什么稀奇的,可背地里总有那么基本说不清道不明的暗账,这才是大家想要的。要管这样的帐必须得是自己的心腹。清梨细想了一会儿,若真是管着这样的账,只怕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她可不想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小女子多谢王爷的赏识了,只是相比王爷也知道女子做有些事终归不方便,否则小女子也不必如此假装是男儿身了,小女子恐怕要有负王爷所望了。”这话说得委婉也直白,景灏眯了眯眼,“只怕由不得宋姑娘拒绝了。今早我已经吩咐人将我请姑娘过府做客的消息传了出去,姑娘若是担心因惹上杀身之祸拒绝本王,那还是担心自己拒绝之后莫名其妙被杀吧。”清梨一惊,抬头怒瞪着闽王,阴险,太阴险了,要是其他人知道自己进了闽王府做客,只怕都会将她误当成闽王的人,肯定不会对她手软的。闽王很满意她的表情,继续缓缓说道:“而且本王在查你的时候发现,姑娘似乎在躲什么人?本王虽查不到姑娘在躲谁,但本王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本王继续追查下去迟早会查到的。”清梨心下拔凉拔凉的,知道这次是着了道了,可她一向小心,不轻易得罪人也不去找麻烦,没想到这麻烦会自己找上门来呀。

景灏看着清梨又气愤又懊恼的小脸,不知为何心里竟越发想将她留在身边,怕逼的太狠了适得其反,对着清梨道:“其实宋姑娘大可安心地为本王做事,本王自有办法保姑娘周全,知道有些委屈姑娘,这样吧,一年,我们一年为期,一年之后若姑娘觉得不满意执意要走,本王一定不强留,会放姑娘安全离开。”清梨气哼哼的站起来,“王爷都做到这份上了,我还能怎么办?一年就一年,王爷可别食言就行。”说罢抬脚就往门口走去,景灏皱皱眉,“姑娘不吃了午膳再走?”清梨头也不回的啪一下拉开书房门,道一句“气饱了!”就出去了。闽王在她身后朗声大笑起来,她生气起来还是很可爱的呀。

清梨不愿多留在闽王府,闽王也不强留,差人护送她们回去,一路上清梨闭着眼睛恨的牙痒痒,这个闽王真的是气死她了。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可还是答应了闽王,回到酒楼,清梨将事情一点点的告诉风栀,风栀提了剑就要杀去闽王府,清梨无奈的拦住她,“算了算了,就当你主子我被猪咬了,不就是给他打工一年吗?又不是白打工,有工钱的,只是咱们的出游计划恐怕要推迟一年了,说好去了北境带你去偶遇翊王的,唉,看来你要见到你心中的英雄又要推迟一年了。”风栀皱着眉看着清梨,“主子,你若是不想留下,风栀拼了命也会带主子离开,更何况就算是陛下也要敬将军三分,更何况一个闽王呢。”清梨摇了摇头,“你知道我是离家出走的,现在我还没游遍临渊呢,肯定不会回去的。好了,风栀,你不必担心,不过就是一年而已,时间过得很快的。”风栀知道自己家小姐的性子,一旦决定了的事就很难会改变,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只是心里对闽王多了几分厌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动漫之从龙珠开始〕〔海不语〕〔愿兽〕〔仙凌阁〕〔斗沉香〕〔烟雨兰棠亦抚觞〕〔江城小楼怎奈冷月〕〔虚空为邻〕〔黑与白的救赎〕〔重启修真〕〔无限通天路〕〔尼罗河赠与的王后〕〔纯情女生不好惹〕〔穿越我是特种兵之仙鹤银光〕〔左相儒〕〔战神女婿在都市〕〔峻极〕〔从前有个西龙族〕〔梦境轮回游戏〕〔苍穹记之辰时恋〕〔预示先者〕〔相离不负相思〕〔重生之腹黑老公宠妻〕〔情劫之腹黑总裁〕〔勇敢迈步〕〔魔法雪纷飞之梦飞扬〕〔阎凤传之黄巾之乱〕〔三枝萌娘〕〔奈何缘浅而你情深〕〔十二星座之神祁之女〕〔北江之王〕〔混沌无极域〕〔似曾拥有至死不渝〕〔第一特区〕〔绝世独立〕〔桀骜录〕〔绝色妖王妃〕〔颓废日记论〕〔星夜传之繁花似锦〕〔EXO深海溺存最后的陪伴〕〔梦比优琳奥特曼〕〔幻之武〕〔血杀神界〕〔海底的人鱼公主的小小幻镜〕〔雷神之子〕〔生灵志之一叶沧兮〕〔镜之恋〕〔贱仙在上〕〔魂恋拉魂腔〕〔穿越时空爱上妖孽〕〔光年之外的歌〕〔一卷轻曦〕〔重生之君宠良妾〕〔原来打算用的书名存在了〕〔看那时间不灭的光〕〔灭邪决〕〔互你一世〕〔都市之神奇大世界〕〔忘川茶馆〕〔重生之吴错〕〔灵异分局〕〔谁愿颠沛流离〕〔精神科医生〕〔墨云一飘〕〔暮秋之欢之鹿死谁手〕〔三生问道〕〔缘有因,爱无果〕〔女孩的复仇无情〕〔权倾朝野之重生千金不好惹〕〔赵二蛋的不凡人生〕〔我的娘子是条龙〕〔西游之掠夺万界〕〔弃女为凰〕〔星屑轮回〕〔干净的小姐〕〔时代江湖〕〔异物图鉴〕〔星河决〕〔超级战兵团〕〔我的兄弟叫小脑〕〔异世重生之一刀999〕〔走过那座山〕〔寰宇之证〕〔白辞凉世〕〔异境传说〕〔大清龙脉之叶赫鬼棺〕〔柯南之福尔摩斯的玫瑰〕〔魔法校园之天赋不是重点〕〔白鹿下青崖〕〔混在修真界的半妖〕〔莫夏知宛言〕〔邪凤九天一品夫人〕〔封尘之菩提花落又生花〕〔混乱宇宙〕〔我的祖尸爷〕〔从哈利波特开始崛起〕〔宠妻如命之待你归来〕〔九阳帝皇〕〔迷雾邪灵〕〔逆天小医妃:邪帝太撩〕〔英雄战歌之尘封〕〔始末能者〕〔陵月清辉照人来〕〔两口子一台戏〕〔云茂〕〔梦见自己挂了〕〔小菜修仙记〕〔我要做昏君〕〔狐妖师〕〔我的鬼媳太霸道〕〔珍妃传之宠妻无上限〕〔穿越还珠的琼瑶爱情〕〔驱魔师之恋〕〔人生之旅从设定目标开始〕〔神奇宝鉴〕〔荣耀遗迹〕〔一念天倾〕〔关于他和她的故事〕〔魔浴〕〔爆笑萌宠皇上一边去
最新入库小说:
走啊去捉鬼〕〔我是太皇太后〕〔永恒的长城〕〔玩世不恭小妖姬〕〔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神坑穿越瓦罗兰〕〔容安馆的你〕〔石连草〕〔觉醒之天下为敌〕〔穿越之最强幻师〕〔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花落的瞬间〕〔十年繁华依旧〕〔女巫恋上猫〕〔妹妹是假少女〕〔神之迷域〕〔灵律神界之悲城〕〔二世奈何又逢君〕〔契约爱妻〕〔恋与白起〕〔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恶灵之刃〕〔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道士爷爷〕〔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EXO之你好鹿殿下〕〔玩世不恭小妖姬〕〔温柔世子宠溺妃〕〔为你情深却浅缘〕〔魔兽世界编年史〕〔腹黯霸蒂〕〔蔷薇刺〕〔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凰绝之今妃昔比〕〔炮哥小钢炮〕〔大时代战事〕〔构世〕〔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三千纪元〕〔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玩世不恭小妖姬〕〔未来神话〕〔杂牌神算〕〔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三千纪元〕〔总裁大人太温柔〕〔北武都尉司〕〔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敲响天际之门〕〔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炮哥小钢炮〕〔七日记〕〔新夜半鬼叫门〕〔红颜乱之公主遗恨〕〔失忆大小姐〕〔兽皮人的复仇〕〔走啊去捉鬼〕〔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沧澜锁卿魂〕〔血降〕〔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网游之重启战魂〕〔又是一年梨花似雪〕〔带回一只女婴来〕〔最强末日系统〕〔三世千絮若迷离〕〔梅萼调〕〔清钰岸〕〔神之迷域〕〔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穿越APP〕〔专属于她的爱恋〕〔网游之争王记〕〔道士爷爷〕〔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囚爱之邪帝霸爱〕〔血降〕〔花落的瞬间〕〔名侦探柯南续篇〕〔启征途〕〔推倒相公〕〔万界崇凰〕〔末世桐苓〕〔春秋之恋红尘梦〕〔诡镇怪谈〕〔永恒的长城〕〔年年岁岁声声慢〕〔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走啊去捉鬼〕〔我是太皇太后〕〔彼岸可有花〕〔末世兽都〕〔契约爱妻〕〔宇宙纵横〕〔我是太皇太后〕〔后洛神赋〕〔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又是一年梨花似雪〕〔红颜乱之公主遗恨〕〔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玉喜〕〔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末世来临之末〕〔名侦探柯南续篇〕〔杂牌神算〕〔腹黑总裁我以有约〕〔将恶人进行到底〕〔构世〕〔灵律神界之悲城〕〔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玩命王妃〕〔人鱼公主你别跑〕〔炮哥小钢炮〕〔袖了双手倾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