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名溜书屋网 > 架空历史 > 又是一年梨花似雪

携手同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自从闽王妃离府后,清梨近一个月再没见过闽王,原本是有些话想和闽王说的,可是闽王一直避而不见,她思前想后有些话毕竟要去说清楚的,他不来见她,那她便去见他,结果却被侍卫拦下了,说闽王有要事处理不方便接见,一次就算了,两次她当他当真是政务繁忙,可接二连三都是如此清梨就知道是闽王故意不见她,她咬咬牙,好啊,不见我?那就最好一辈子不要见!一脸平静地回到西苑继续查看账本,可是心里却憋着一口气,明明是他先来招惹自己的,现在避而不见是什么意思?

清梨叹了口气,账本却是怎么也看不进去了,放下手里的账本,想了想突然起身,“风栀,收拾一下,我们出趟门。”风栀站在帷幔之后有些疑惑眼神却是闪闪发亮,缓缓走出来,“主子,咋们去哪儿?”一脸的期待,清梨嫌弃的看她一眼,“你这未免也兴奋的太早了,我答应了他一年就是一年,断然不会在这时候离府带你北上去见你心心念念的摄政王的,更何况......”清梨没把话说完,只是偏过头看向窗外,若她真的答应了闽王留在他身边,即便日后自己不愿插手他们皇室之间的争斗也不可能置之事外,摄政王嘛,怕是只能有多远比多远了,哪里还敢巴巴跑上去招惹。风栀脸上的期待瞬间变成了失望,“喔,那主子是想去哪里?”清梨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都赶走,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回头对着风栀笑了笑,“去蘭渊城外的一个庄子走走,我处理账务的时候发现,蘭渊城外的一个庄子常年贩卖药材,想来会有不少珍贵的药材,我想去看看。”

风栀点点头,自己家主子她还是知道一二的,自从当年叶神医断定主子是心疾之后,主子就开始对医术进行研究,这些年她书房的医书都快堆到院子里了,人家说的久病成医倒也不假,其他人不知道可风栀却知道,她家主子除了会经商治病救人的本事才是真的一绝,即便是叶神医现在在这也不得不承认主子的医术早已经比他高了,否则怎么可能活到现在还好端端的。只不过主子不爱张扬,也交代过不许和别人说她会医术的事。风栀撇撇嘴,她们家主子是天下厉害的姑娘了,就这么折在了闽王身上真可惜。想归想,手下动作却不慢,一会儿便将行李打包好了,两人出门还没走到府门呢就让一个侍卫拦下了,询问两人要去何处,清梨看见有另外一个侍卫悄悄朝闽王的书房去了,嘴角勾起一抹笑,哼!小样,不见我,看我急不死你。给风栀使了个眼色,风栀上前一掌劈晕了那个侍卫,两人大摇大摆的出了闽王府。

且说闽王得知清梨离府的时候正在书房练字,手上的笔一顿,一副好好的字硬生生的毁了,他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将纸张揉作一团扔去了一边,重新铺了一张纸继续练字,头都没抬的吩咐道:“找人跟着她,她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提头来见,每日向我禀报她的情况,下去吧。”侍卫领了命规规矩矩的退出书房,景若就站在一旁,此时看着闽王叹了口气,“唉,她现在出去也好,不然玉贵妃那边定会先拿她下手。”闽王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嘴角勾起一抹略有些嘲讽的笑意来。“玉贵妃吗?呵......”景若看着闽王,觉得闽王的笑有些怪异,皱着眉挠挠头,难道自己说的不对?七哥到底怎么想的。闽王看他一眼,笑容温和起来,“十五,这次的事你就不要插手了,贵妃那边,其实本王并不是那么惧怕她。”景若愣了愣,“七哥......”闽王看着他眼神柔和起来,“你身后还有巧嫔娘娘,你在宫外贵妃奈何不得你,只是你要为巧嫔想想。”景若皱着眉,声音里多了一丝愧疚,“七哥,母妃她不会介意的。”闽王摇了摇头,“可本王介意,当年我母妃离我而去,所有人都巴不得我早些随我母妃一同去了,只有巧嫔娘娘将我接到你们储秀宫里细心的照顾我,怕我心里害怕日夜守着我,这份恩情我这些年总想报答她,可是恩情没能报了,却总让她身处险境还要为我四处打点。”景若叹了口气,“母妃说在宫里的孩子都是可怜的人,她只愿你我能平安,不要你报答什么的。”闽王看着十五皇子,心里有些暖意,这么多年,真心待他的也不过就这对母子了。十五皇子最终也拧不过闽王,答应了不再插手此事。

风栀赶着马车出了蘭渊城就一直沿着官道往东边走,清梨掀起车帘,看着外面的景色,心情大好,这些时日一直不是待在闽王府就是扎在钱庄里,都没正经出来过,他们初来蘭渊不过初春,如今却也快入秋了,都快过了小半年了,这不想还不觉得,一想不免有些惊讶,居然都已经过了小半年了,这小半年里除了闽王妃会给她添堵,其它到好像过得也顺心,可清梨知道,她现在的身份想要过得那么顺心,哪有那么容易,闽王在背地里为她做了不少事吧。想着抿唇笑了笑,算了,他也不容易,这次回去就不和他斤斤计较了,原谅他好了。嘴角含笑的把车帘放下,低头看看自己的袍子,这小半年她为了行事方便也没恢复女儿装扮,清梨皱着眉头想了想,要不?回去以后就换回女儿装,还有脸上应该不用再抹那么黑了吧?但是该不该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呢?还没等清梨想清楚要不要把自己的身份告诉闽王风栀便停了马车,掀起车帘回禀已经到了。

清梨被风栀搀扶着下了马车,抬头一看,莫家庄,没错就是这里了,清梨带着风栀走上去,门口早就有人已经候在那里了,“小人莫福,是莫家庄的管事,今早听说姑娘要来,便早早在这里候着了,姑娘舟车劳累,先进府歇息一会儿吧。”清梨笑着打量了一番这个莫福,衣着得体,言谈举止既没有讨好也不失礼节,看得出来这人精明谨慎。清梨点点头,示意他前面带路。莫福在前面为清梨带路,方一进府清梨就闻到了阵阵清香,这是......清梨不由止步,朝路边的花坛看去,莫福见清梨停步,规矩的立在一旁,他们这些人,主人不问话是绝不敢多说半个字的。

清梨走过去伸手轻轻摘下一朵花,放到鼻尖一嗅,清香扑鼻,回头看着莫福问道:“这是射干?”莫福笑了笑,对着清梨有礼的回到:“正是射干,莫家庄原本就是种草药的一个庄子,后来遇到些变故,险些保不住庄子,幸好遇上了闽王殿下出手相助方渡过危机,这几年规模扩大了不少,府邸也一再修整已经和原本的样子大不相同,倒是这府上依然是种满了草药。”清梨点了点头,满意的笑了笑,“种这些草药比种些牡丹芙蓉有意思的多了,更何况,这些药草开出的花也未必就不如那些名花好看。”说着将手中的那朵花放回花坛里,“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即是我狠心将其折下,那我只能将它放回土中,让它实现最后的价值了。”清梨笑了笑,回头看着莫福,“莫管事,你且带路吧,顺便与我讲一讲这府上都种着那些药草。”莫福一边做出请的姿势,一边不无恭敬地一一给清梨说起来。原来这莫家庄不是从外地收购的草药,平时贩卖的药材竟然都是自己庄子里种植的,各色药材十分齐全,这倒是让清梨有些惊讶。

清梨和风栀在莫家庄住下,与莫福说了估计要住小半个月,莫福恭恭敬敬的给她们安排好了府上的事便退下了,也不打扰两人。清梨站在房间窗户旁看着外面的院子,院子里种着不少药草,药香阵阵,让人心旷神怡。这样的院子清梨很喜欢,想了想,待过段时间回闽王府,一定要把西苑也这样打整一番,种几样自己想要的药材,既赏心悦目又有用。

第二日一早,清梨方才梳洗完毕就收到了闽王府的书信,清梨看着信上的字体,正倚交错,开开合合,跌岩有致,笔锋之间自有一番风骨,写的一手好字。清梨拆开信封,只看了一眼便露出浅笑,只见信上写着,“十日之后可归,逾期必有责罚。”然后再不提其它。清梨想了想,给他回信,却动了心思,模仿着他的字迹,清梨一向记忆力不错,想想以前模仿班主任的签名,仿的那叫一个像啊。“我若不归,你奈我何?”写完也学他不写其他,唤来小厮将信带回去。小厮拿了回信骑着快马便往回赶去。闽王收到回信的之后轻轻地笑了笑,将信收入怀中,颂儿,风雨将至,你准备好了吗?

这几日清梨自从去了莫家庄的药田后就完全沉浸其中了,就连闽王已经好几日未来书信了也没怎么在意,这是这日从药田回来的时候,总觉得莫福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待一步踏进院子看见站在院子药圃中间的那个人背影如此熟悉,清梨竟然楞在院门口,倒是闽王听见背后的脚步声回头瞧见她,蓦地笑了起来,笑得灿烂,宛如开的正好的夏花。清梨敛敛眉,轻声咳嗽一下,“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十日之后我便回去的吗?”闽王迎上去,拉起她的手往院子一边的凉亭里带,边走边说,“想你了,不想等十天我便自己过来了。”嘴角一直含着笑,眼神温柔,等到了凉亭转身一把抱住清梨,“颂儿,你可真没良心,我好几日没给你写信你也不先给我写封信。”略有一些抱怨的语气。清梨回抱住他,有些好笑,“你不给我写信,为什么就要要求我主动给你写信呢?”闽王放开她,皱着眉看着她,“颂儿,是不是只要本王不主动,你就不能主动与本王拉进一些距离。”清梨偏着头看着他,这个人,她以前怎么没发现那么孩子气呢?“你也不想我主动呀。”闽王一愣,清梨继续说道:“玉贵妃的事你没和我说我便不问,既然你不想我参与其中又想让我主动什么呢?”闽王这才知道,原来这丫头什么都知道了,叹了口气,抬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本王是怕你担心,又怕玉贵妃对你不利才不愿你牵扯其中的,你倒怪罪起本王了。”清梨拉过他的手,一脸的严肃,“我知道你身在皇家,有很多事你不得不去考虑,可是景灏,我既然决定与你在一起就不怕这些,我只希望我能与你一起携手同行,而不是什么事都躲在你身后,做一个无知的人,那不是我的本意。”闽王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感动,从来没有人这样和自己说过这些话。清梨说完这些脸有些微红,她好像一不小心说太多了。闽王反握住她的手,紧紧地,“好,颂儿,记住你今日的话,本王不会忘记,你也不许忘。”清梨看着他,羞涩的点点头。

从此以后,携手共进,一路相伴,虽然不能免去一路上会有坎坷,至少不再孤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无限之角色扮演〕〔物种变异〕〔一寻梨花修千年〕〔TFBOYS之女配逆天〕〔巴冈特反英雄谭〕〔世界神话〕〔草根成仙记〕〔灵点先生〕〔我的魔法之旅〕〔绝世修真女〕〔齐天大圣之纵横三界〕〔快新之paradise〕〔小黄花儿〕〔我是公主谁怕谁〕〔侠道之旅〕〔这把神剑真没用〕〔无炊山〕〔吃货夫人跟我本王走〕〔东林点将录〕〔重生之妖孽横行〕〔武士杀〕〔利清风羽明月〕〔帝王的亿万新娘〕〔茗香锦屏虚〕〔妄想症的世界不需要解释〕〔剑客问情〕〔穿越的一届庸神〕〔喵祖〕〔极道公子之君临尘世〕〔墨少绝宠小娇妻〕〔无情裂变〕〔天宇学院〕〔我那神奇的童年〕〔淡蓝色的大陆〕〔意难平之白兔夫妇〕〔边缘使徒〕〔鬼途之重来一世〕〔冷心冷情九小姐〕〔嚣张有奖励〕〔宫闱深深〕〔溺爱之恋〕〔莲记〕〔维新甲胄〕〔毒酒谜案〕〔灵阁探诡人〕〔施道经〕〔逍遥异世界〕〔情殁忘江湖〕〔冷少的千亿影后〕〔奈克瑟斯奥特曼〕〔赐天之道〕〔清枫浪子〕〔平凡皇后〕〔无限之猎杀时刻〕〔绝世逆袭腹黑七小姐〕〔谁说电竞大佬兔不吃窝边草〕〔离歌起〕〔迷茫的短信〕〔无心之剑〕〔网王之我是观月初〕〔魂之玄〕〔执于你梦困于你心〕〔山海伏妖师〕〔快穿之女神只能我来做〕〔凄美世界之生化之灾〕〔亲爱的叔叔〕〔可狸姐妹〕〔隐匿杀戮〕〔鬼才女皇之腹黑魔帝别过来〕〔夙傷〕〔千凝恋之花开彼岸〕〔吞天之核〕〔龙藏传说〕〔不是温柔〕〔诸灵纪元〕〔杀戮之死亡游戏〕〔令妖记〕〔王爷慢慢追妻之路〕〔重生之往事成烟〕〔宠妻总裁〕〔腹黑竹马呆萌小小妻〕〔极品房产经纪人〕〔异命起源〕〔少女太妖姚:邪王,别追了〕〔碎合〕〔一只喵的世界〕〔占卜师的预言之谱写宿命〕〔魔尊娶我如何〕〔末世之阎王传说〕〔我的老婆白素贞〕〔总裁如果请放手〕〔HP之非典型斯莱特林〕〔我是这么地想回去〕〔超级名胜系统〕〔末世之戮云祭〕〔民乐天王〕〔国民男神重生〕〔火影之最强者〕〔星界尊主〕〔我就嘚瑟怎么了〕〔凝浩传之追寻古龙〕〔一醉一繁华〕〔傲剑I乱世豪剑〕〔夭姬传〕〔残能之左眼天瞳〕〔梦醒时花落〕〔重生西游系统〕〔噩梦高校〕〔重生之仙帝的奇幻爱情〕〔玄天神骗〕〔可愿和大爷我江湖一游〕〔雁归辞〕〔你与妳与您〕〔吸血鬼的泪〕〔小出纳和大总裁〕〔我真的不倒霉〕〔参见皇上〕〔手术台上的女人〕〔倾城之只为你一世安然〕〔婚后的热恋期
最新入库小说:
红颜乱之公主遗恨〕〔炮哥小钢炮〕〔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穿越APP〕〔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玩世不恭小妖姬〕〔诡镇怪谈〕〔囚爱之邪帝霸爱〕〔道士爷爷〕〔走啊去捉鬼〕〔彼岸可有花〕〔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走啊去捉鬼〕〔永恒的长城〕〔我是太皇太后〕〔网游之争王记〕〔穿越之最强幻师〕〔七日记〕〔魔兽世界编年史〕〔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腹黯霸蒂〕〔神之迷域〕〔敲响天际之门〕〔恶灵之刃〕〔凰绝之今妃昔比〕〔网游之重启战魂〕〔后洛神赋〕〔带回一只女婴来〕〔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万界崇凰〕〔三千纪元〕〔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石连草〕〔专属于她的爱恋〕〔恋与白起〕〔神之迷域〕〔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名侦探柯南续篇〕〔妹妹是假少女〕〔北武都尉司〕〔玉喜〕〔为你情深却浅缘〕〔大时代战事〕〔血降〕〔杂牌神算〕〔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玩命王妃〕〔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三世千絮若迷离〕〔清钰岸〕〔走啊去捉鬼〕〔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启征途〕〔道士爷爷〕〔赛尔号之碧瑶〕〔年年岁岁声声慢〕〔杂牌神算〕〔兽皮人的复仇〕〔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玩世不恭小妖姬〕〔EXO之你好鹿殿下〕〔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春秋之恋红尘梦〕〔契约爱妻〕〔花落的瞬间〕〔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又是一年梨花似雪〕〔未来神话〕〔温柔世子宠溺妃〕〔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失忆大小姐〕〔炮哥小钢炮〕〔我是太皇太后〕〔构世〕〔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末世来临之末〕〔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名侦探柯南续篇〕〔总裁大人太温柔〕〔杀戮之后爱意尚存〕〔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构世〕〔我是太皇太后〕〔穿越APP〕〔梅萼调〕〔蔷薇刺〕〔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女巫恋上猫〕〔二世奈何又逢君〕〔人鱼公主你别跑〕〔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永寂山河〕〔灵律神界之悲城〕〔红颜乱之公主遗恨〕〔女巫恋上猫〕〔夜色镇迷案〕〔觉醒之天下为敌〕〔十年繁华依旧〕〔宇宙纵横〕〔契约爱妻〕〔末世兽都〕〔腹黑总裁我以有约〕〔推倒相公〕〔推倒相公〕〔炮哥小钢炮〕〔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最强末日系统〕〔永恒的长城〕〔花落的瞬间〕〔末世桐苓〕〔又是一年梨花似雪〕〔新夜半鬼叫门〕〔灵律神界之悲城〕〔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将恶人进行到底〕〔玩世不恭小妖姬